最近更新 | 关注微信 | 手机版

网站首页 故事会 正文

【传奇故事】麻衣神算

故事亭 2019-04-11 故事会

  唐朝贞元年间,成德军节度使王真出巡到深州没几天,就四处张贴告示,寻求算命准的人,只要给他算准了,赏银100两。告示贴出去好几天,可没有一个人去算的。谁都清楚,算命本来就是推算,没人敢说自己算得绝对准,再说,节度使大人的钱可不是好拿的,弄不好会掉脑袋的。
  
  自古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天傍晚,一位手拄拐棍,身穿麻衣的长须老者来到王真府上,要给王真算一算。长须老者说,认识他的人都称他“麻衣神算”,他刚从外地来深州,问了王真的生辰八字,见王真30岁上下,便问他是算姻缘,还是算仕途?
  
  王真摇头说,自己近来茶饭不思,烦心至极,让“麻衣神算”给算算,看他为何事烦忧。
  
  麻衣神算眯着眼睛掐指算了一番,然后说:“依小人算来,大人定是丢了什么贵重的东西,所以伤神劳心。”
  
  “果然神算!”王真边点头称赞,边急切地问丢失的东西现在何处?
  
  麻衣神算说东西在西南方向,十里内的大户人家里。
  
  王真一脸困惑地说,西南方向十里内的大户人家不下百家,到底在哪一家?
  
  麻衣神算摇头说自己所学有限,具体哪一家,实在算不出来,算得不准,赏银不要了,起身要走。
  
  王真赶紧拦住麻衣神算,命人拿出100两银票交给他,并问他可有好的办法找回丢失的东西。
  
  麻衣神算见王真挺守信用,就说,办法倒有一个。
  
  王真寻物心切,赶紧问是什么办法。
  
  麻衣神算跟王真耳语一番,王真听了大吃一惊。
  
  见王真一脸难色,麻衣神算转身又要走,王真赶紧挽留,并为他准备了上好的房间,美酒佳肴好生款待。
  
  第二天晚上,王真把深州太守黄仆请到府上,饮酒赏歌。两人喝得正兴起,突然下人跑来禀报,说庭院燃起大火,顿时大厅里乱成了一团。这一切被躲在房间里的麻衣神算看得一清二楚。
  
  王真冲进屋内拿出一个绸布包的盒子,急忙放到黄仆手里,焦急地说:“这盒子里放着本官的重要物品,请你带回府上,代为保管,它日再去取回。”说完就冲出屋子,带人去灭火。
  
  黄仆一看火势很大,怕出意外,拿着盒子和几个侍卫打道回府。
  
  身穿夜行衣、蒙着面的麻衣神算悄悄跟随黄仆来到太守府外,见四下无人便纵身一跃,身轻如燕飞上房顶。他躬身来到书房上,悄悄揭开几块房瓦,只见黄仆一人在屋内。
  
  黄仆静静地看着桌上王真交给他的盒子,看了一会儿,他上前打开绸布,露出一个锦盒,他又打开锦盒,让他大吃一惊的是,盒子里什么也没有!就在他愣神的工夫,屋外有人禀报,节度使派人来了,他赶紧出去迎接。
  
  来的侍卫叫李虎,他说大火已灭,节度使让他来取回盒子,因为盒子里装的是官印,重要之物不能在外放得太久。
  
  黄仆听了两眼瞪得如铜铃一般,脸颊变得紫青。呆愣了一会儿,他很无奈地回到屋内,推开书桌,从后面的暗墙里取出一个官印放到锦盒里,然后用绸布包好,交给屋外的李虎。
  
  黄仆站在院子里,不甘心地目送李虎走远。就在这时,房上的麻衣神算猛地发出一枚飞镖,直射黄仆的后心。眼看飞镖就要射中黄仆,谁知黑暗中突然飞来一把飞刀,击落了飞镖。麻衣神算气得又发出一镖,可被惊动的黄仆已有了防备,轻易躲过飞镖,大喊一声“有刺客”,十几个家丁侍卫从不同方向冲了过来。黄仆发现房上有人,纵身跃上房顶,与麻衣神算打在一起。
  
  麻衣神算自知武功和内力不敌对手,无心恋战,可黄仆的大力鹰爪功着实厉害,招招逼向要害,让他无法脱身。几个回合后,他的胳膊被黄仆抓伤,体力也不支,就在他感到绝望时,一个黑衣蒙面人跃上房顶,与他共敌黄仆。
  
  被解围的麻衣神算看出蒙面人的武功不在黄仆之下,脱身不成问题,他抱拳对蒙面人说:“多谢大侠仗义相助,大恩大德来日定报。”说完翻身下房,从腰里抽出一九尺长鞭扫倒一帮家丁,夺路而逃……
  
  麻衣神算知道黄仆会全城戒严,大力捉拿刺客,为了安全起见,他又悄无声息地潜回王真府上。
  
  第二天早上,麻衣神算刚醒,王真就来敲门,他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过,跟随王真来到大厅,只见大厅里摆了很多银子。
  
  王真开门见山地对麻衣神算说,他为官不久,又初次出巡,经验不足,得罪了一些人不说,还不慎丢了官印,没了官印就不能执法办案,让朝廷知道了,不杀头也得坐牢。可丢了官印又不敢声张,只好暗查,其实,算命是假,找官印是真。如今,麻衣神算用“火烧府衙”一招,巧妙地找回官印,他一定得重金答谢。
  
  谁知麻衣神算不肯要,他说该拿的赏钱已经拿了,算命的四海为家,行走江湖,太多的钱财对他来说,是祸患。
  
  王真笑着说:“你算命如仙,料事如神,日后不用再四处奔波了,留下为官,做我的参军。保你衣食无忧,名利双收。”
  
  麻衣神算又拒绝道:“文章千古好,仕途一时荣,多谢大人美意,我行走江湖惯了。”说完,起身就要告辞。
  
  王真拦住麻衣神算,意味深长地问:“依你看,是谁偷了我的官印?如何才能抓住案犯?”
  
  麻衣神算有些不高兴地说:“官印从哪里找回来的,大人就应该从哪里追查下去,不应问小人,小人只是个算命的,不懂查案。”说完转身就走。
  
  王真大叫一声,从外面冲进一帮手拿刀棒的侍卫,拦住了麻衣神算的去路。
  
  王真早就看出,麻衣神算绝非一般算命的那么简单,不把知道的事情说出来,休想走出府衙。
  
  麻衣神算一看情况不妙,抽出腰间的长鞭想要杀出重围,哪知头顶突然落下一张鱼网,将他罩了起来,众侍卫一拥而上,将他捆绑起来押入牢房。
  
  晚上,王真带着好酒好菜到牢房,劝说麻衣神算说出一切。
  
  麻衣神算心说:“官印是从黄仆那里找回来的,明摆着是黄仆干的,可你不去找黄仆算账,反倒把我抓了起来,显然你们是官官相护——知道黄仆的女儿是宰相的夫人,就不敢治黄仆的罪。”无论王真说什么,他就是不开口。
  
  无奈,王真只好悻悻离去。
  
  五更时分,麻衣神算刚睡着就被一阵打杀声惊醒,只见一个黑衣蒙面人冲进牢房,打倒看守,为他打开了牢锁。他一看蒙面人的眼睛就认出,来人正是上次救他的恩人。
  
  蒙面人拉着麻衣神算杀出牢房,飞上高墙逃出城外。
  
  蒙面人和麻衣神算逃到城外的小树林,天已大亮。
  
  麻衣神算跪地叩谢蒙面人:“救命之恩不能不报,只是还不知道恩人是何方高人。可否揭下蒙面,一示庐山真面目,告知尊姓大名?”
  
  蒙面人扶起麻衣神算,说他名叫铁木真,脸被仇家所害,变得奇丑无比,实在不愿揭下蒙面。
  
  恩人不愿露脸,麻衣神算也不好再强迫,只不解地问道:“我与恩人素昧平生,恩人为何两次冒险搭救?”
  
  铁木真说,那晚,他去找仇家黄仆寻仇,碰巧遇到一蒙面人与黄仆拼杀在一起,便及时出手相救。蒙面人脱身后,他很想知道自己救的人是谁,于是尾随而去,潜入节度使府上,知道救的人是节度使请去的算命先生。虽然他与麻衣神算素昧平生,但他相信,与黄仆为敌的人一定是好人,救人救到底,所以当他得知麻衣神算被抓后,便再次相救。他听说那节度使王真为官还算清政,不知为何把一个算命的抓起来?
  
  “你救了我的命,我不能欺瞒你。”麻衣神算这才说他真名叫谢容,从小跟父亲研学《易经》,行走江湖,一年前父亲去逝,因父亲生前跟黄仆有过交往,他按父亲的遗愿去投靠黄仆。一天,黄仆让他去王真府上偷一样东西,因为黄仆的儿子犯了法,而王真正在彻查此案,这件东西关系到黄仆全家人的命运。他听信黄仆的话去偷了,得手后才知道偷的是官印!让他没想到的是,事后黄仆趁他不备,把他打下悬崖灭口。幸亏他用长鞭勾住树枝,没有摔死。怕人认出,他只好扮成白须老者。说着,他拿下胡须和脸上的面皮,露出一张年轻俊美的脸。原来他是一个英俊少年!
  
  谢容没跟王真说明一切,一是因为,王真明知黄仆是主凶,却不去抓人,反倒把他抓起来,显然他们是同流合污;二是因为,他偷官印犯了死罪,在没有亲手杀死黄仆报仇之前,他不能死……
  
  话还没说完,谢容就感觉头晕地旋,站立不稳。铁木真见谢容脸色苍白,嘴唇乌紫,要晕倒,赶紧上前扶住,一把脉,发现谢容真气不足,经脉紊乱,精通医术的他知道谢容受了内伤,中了五虫之毒。江湖上有一种罕见的暗器,叫五毒竹针,毒针用五虫毒浸泡过的竹子所制,细如牛毛,长不过半寸,射入人体时,没有痛感,不易发觉,五毒会慢慢攻入五脏六腑,不及时取出毒针,三五天之后,就会毒发身亡。
  
  谢容回忆说,那晚,他后背中了黄仆一掌。由此,铁木真断定,毒针就在后背处,于是他让谢容脱下衣服,寻找毒针。可让他不解的是,谢容迟迟不肯脱衣服,他以为谢容气力不足,伸手要帮忙,谁知谢容却用手护住胸口……
  
  沉默了一儿,谢容才转过身子,解开上衣,雪白的肌肤裸露出来……
  
  铁木真顿时呆住了,原来谢容是个女儿身!
  
  谢容娇羞地说:“命都是恩人救的,让恩人看到小女子的身子又算得了什么……”
  
  铁木真在谢容后背找到三个紫黑色圆点,毒针已深深扎入肉中,他用内力将三枚毒针和毒液逼了出来,敷上解药,包扎好伤口。
  
  谢容立马精神了许多,含情脉脉地看着铁木真……
  
  铁木真背着谢容走出小树林,突然,从不远处奔来一大队人马,将两人团团围住,为首的正是黄仆。
  
  看到谢容,黄仆阴笑着对她说:“那天晚上我就怀疑,偷袭我的人是你,所以派人四处追查,终于找到你了。来呀,将这两个反贼给我拿下。”一声令下,众侍卫挥刀便砍杀过来。
  
  铁木真见对方人多势众,带着受伤的谢容很难脱身,边还击边拿出一件火器,发入空中,火器在空中炸响。
  
  由于铁木真要保护谢容,所以打得很吃力,身上已经多处受伤。几个回合后,寡不敌众的铁木真没有保护好谢容,谢容被几个侍卫擒住,情急之下,他大喝一声,猛地摘下面罩,怒声说道:“节度使王真在此,谁敢乱来?”
  
  众侍卫一看蒙面人果真是节度使,吓得立刻停下来。
  
  谢容更是大吃一惊,她万万没想到,两次出手相救的人会是王真。
  
  黄仆先是一愣,然后冷笑着说:“大胆反贼,仗着长得像节度使,就敢冒充朝廷命官。来呀,将这个反贼就地正法。”
  
  众侍卫再次挥刀砍杀上来。
  
  就在王真招架不住时,大队兵马飞奔而来,将众人团团围住,带队的将领正是王真的手下李虎。
  
  黄仆见大事不好,打马就跑。
  
  气急的王真拔出飞刀箭一般射了出去,黄仆被射中后心,摔落马下。
  
  看到飞刀谢容才知道,那晚打落她飞镖的人是王真,她不明白,王真为何要救黄仆?
  
  王真告诉谢容,那晚谢容跟踪黄仆时,他就藏在谢容身后,为的是想查清一切。他救黄仆是出于无奈,因为黄仆是朝廷命官,一旦被人杀死,朝廷一定会追查到底,到时谢容只有死路一条。其实,他早就知道,偷官印的事是黄仆所为,可没有证据,不能定黄仆的罪,而谢容又不愿说出一切。无奈,他只好蒙面救她出狱,从而弄清一切。
  
  几日后,王真升堂审案,黄仆被打入死牢。谢容虽然偷了官印,但后来又找回官印,功过相抵,不再追究。
  
  从此,谢容不再行走江湖,留在王真身边,一对有情人终成眷属!

看故事就上故事亭,微信公众号:gushiting123

本文链接:http://www.gushiting.com/228505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
搜索
微信公众号
最近发表
笑话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