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 关注微信 | 手机版

网站首页 故事会 正文

【新传说】爱无期限不续约

故事亭 2019-04-11 故事会

  花样男子
  
  万清霜来到这座江南水镇的时候,正是四月问。江南春色对于她这个北方女孩来说过于神奇,她不明白南方的空气为什么总是湿漉漉的,她也不明白,为什么这座小镇上的人都显得那么悠闲,无论白天还是夜晚,坐落在弯曲缠绕的小河边上那些茶馆的客人总是满满的。
  
  这样也好,万清霜心想,她可以在这几天里好好的品味一下这座小镇上各个茶馆的风味。
  
  万清霜来到水镇的第三天,她一早起来就去了“悦来茶馆”,这是她第一次来这家茶馆。她的计划是一天至少换两家茶馆,然而她来到后就再也没去过别家了。当时万清霜坐在临窗的位置上,喝着江南的雨前毛峰,听着茶馆里隐隐约约的戏曲,看着下面水道上那一艘艘乌蓬船吱呀吱呀地划行着,心里惬意无比。
  
  然后万清霜喝了一口茶,转头看了看茶馆里的人。现在还早,人也少,茶馆里只有零星几个人,且都靠着窗坐着。万清霜的眼睛越过众人,然后继续回到窗外,猛地,她的目光又回了过来,在离她不远处,坐着一个人。万清霜一开始以为是女人,但后来才发现是男的。万清霜从没见过男的也会长得如此标致,他拇指和中指捏着茶杯,小手指微微地翘着,淡然地喝着茶,两只黑漆一般的眼睛偶尔会瞄过周围,但显然什么都没放在他眼里。
  
  万清霜学过心理学,知道这样的举动其实是过于自恋的原因。她目不转睛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儿,他似乎有预感一般,抬起头来,看了看她,却是面无表情,手和茶杯遮住了他的半张脸,但仍然有种惊心动魄的美。
  
  一个男人怎么可能长得如此惊艳,且又如此淡然?万清霜突然有种冲动,她想上去问他叫什么,但就在她付诸行动之前,那男子已经起身走了。
  
  茶馆伙计来给万清霜续水。万清霜问道:“刚才那人叫什么,是做什么的?”伙计微微一笑,说:“您肯定是外地人,在我们这,没人不知道他。”
  
  于是万清霜知道了那个像君子兰一样美丽的男子叫罗刚,一个很刚硬的名字,却是一个江南戏种里的男旦。对于男旦,万清霜知道得不多,她只知道这是一种男唱女腔的角色,就像霸王别姬里的张国荣,舞台上万千风情,却是个男的。知道了罗刚的职业,她突然觉得罗刚的美是顺理成章的。
  
  罗刚在水镇附近是个名人。几十年里几乎断代的男旦在他手里却显现了光彩,在水镇,有很多关于他的传说。水镇保留了很多旧的传统,戏曲就是其一,在别处几无生存之道的戏曲在水镇却能生存得风风火火。
  
  镇子正中有一个大戏台,据说有百余年历史了。万清霜像当地人一样,坐在长条凳子上,嗑着瓜子,几个伙计身背瓜子袋,手拿长嘴大茶壶穿梭在人群之中。戏台上,一个打扮成小丑模样的人出来了。一番打趣之后,音乐节拍拖了一个长腔,跟着,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子出来了。万清霜尽管知道这就是罗刚,但还是要仔细分辨之后才敢确认,他实在太美了,身材窈窕,精致的脸上有一汪水似的眼睛,她不由得随着众人叫了一个“好”字。
  
  戏说的是什么,万清霜已经不记得了。戏还没结束时,她迫不及待地打了个电话。
  
  第四天,万清霜继续来到“悦来茶馆”,如愿地见到了罗刚。素面朝天的罗刚在万清霜看来仍然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美,这种美很可能与他淡然的表情有关。万清霜走了过去,在罗刚面前坐下。罗刚看了看她,淡淡地一笑。万清霜说道:“我看过你的表演了,非常精彩。这是真话。”
  
  “谢谢。”罗刚点了点头,显然早就习惯了别人的恭维。万清霜说:“我也学过一段时间的戏,能不能请你指点一二?”
  
  铤而走险
  
  罗刚有些诧异,似乎不大相信这样一个时髦的姑娘也会学戏曲。万清霜于是做了几个手势。旦角里的手势就像演员的眼神一样,直接代表人物的心理。梅兰芳先生自创了五十三式手势,招招行云流水。完了后得意地看着罗刚。没想到罗刚冷冷一笑,说:“看你手势,是高人教过的,但又很是杂乱。”
  
  万清霜尴尬地笑道:“都是东拉西扯地学来的,没正式拜过师。让你见笑了。”
  
  罗刚喝了一口茶,又问道:“能见识下你的身段吗?”
  
  “当然可以,你什么时候有空?”
  
  第二天,罗刚应约来到万清霜在水镇暂住的宾馆里。进了房间后,万清霜说:“罗老师,那你看我从哪开始呢?”
  
  “你就挑你最擅长的。”
  
  万清霜于是唱了出《苏三起解》,声音袅绕,身段优美,将苏三活脱脱地展现在眼前。完了后万清霜略显得意地看着罗刚,却看到他微微地皱起了眉头,说:“这是谁教你的,怎么什么派的风格都有?”
  
  万清霜不服气地说:“这可是我最得意的,要不你来一段我学学?”
  
  罗刚没有拒绝,拉开架势,唱了一出。万清霜像是听天籁之音一般,完了后久久没有回过神来。等到罗刚干咳了一声,这才醒悟过来,使劲地拍着手道:“罗老师,我敢肯定,如果你愿意被包装,你肯定会红遍全国的。”
  
  罗刚淡淡地笑了笑,说:“红遍世界又如何?能赚钱吗?”罗刚笑了笑,“我父母很有钱,也因为这样所以他们才能容忍我学戏。我再红,也不可能赚得比他们留给我的钱多。我学戏,纯粹是为了喜欢而已。”
  
  万清霜哑然,半晌后问道:“对了,你女朋友呢?什么时候介绍我们认汉一下,她一定是你的忠实戏迷吧?”
  
  罗刚却不说话了,坐了一会儿,他起身告辞了。
  
  送走罗刚后,万清霜将桌上的花束搬开,取出了一台微型摄像机,刚才,摄像机一直是开着的。随后她打了个电话:“罗刚的录像我已经拿到了,你赶快来取吧。”不多时,门响了,进来一个姑娘,她兴奋地接过万清霜手中的摄像机,正要走,却突然停下来,问道:“万姐,这样合适吗?不经过他的同意擅自录像并用作商业运作,如果他知道……”
  
  万清霜的脸色变了变,咬了咬牙说:“管不了那么多了。公司如果再找不到合适的人进行包装,倒闭是迟早的事。”
  
  清霜娱乐公司是万清霜从毕业后就创立的公司,为此她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辛苦。公司以推广新人为主,并签订长期合同,打造新人并赚取高额回报。然而,在此前推出的几位新人却都因为自身条件而不具备长期效益,以至公司自成立以来便处处受制。万清霜正因为如此,才郁闷地跑到水镇来散心,却不期而遇了罗刚。数年在娱乐圈里跌打滚爬,万清霜早已明白娱乐圈的真相,她相信罗刚一定会红的,只要他愿意。然而,罗刚却不愿意,因为他并不缺钱,而且也没有野心。但现在如溺水之人的万清霜,怎么也不会让这根救命稻草从自己手里溜掉的。先宣传,同时诱其签约。倘若成功,她的公司会重现生机,若不成功,伴随着公司倒闭的还有自己的名声。但万清霜此时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
  
  万清霜后来又约了罗刚几次,罗刚肯定没有想到她在打自己的主意,毫无戒备地将自己展示在微型摄像机里。万清霜的本意是想收集到一定数量之后,然后选择其中几段进行网络传播。一个像君子兰一般的男人,一个唱腔婉转优美的男旦,两者合而为一,再加上公司的推广,没理由不火起来的。
  
  绝处逢生
  
  这天晚上,罗刚又来了。他毫无保留地将自己的绝技都传给了万清霜,并认真地指点万清霜此前东拉西扯学过来的东西。戏曲这东西讲究的是传统,一字一句都有证可查,绝不是像万清霜那般这段是梅派的,那段是余派的。
  
  万清霜并非真想学戏,但为了公司,她只能敷衍地学着。有时罗刚太过严厉,她就问他为什么要教她这么多东西。罗刚淡淡地笑,说:“我学戏时,师傅也是如此。”
  
  万清霜毫不怀疑罗刚对戏曲的热爱,但这也正是她害怕的。一个只爱戏,而不爱戏之外的人,有什么东西能诱使他就范呢?万清霜心不在焉的,连连出错。罗刚没有责备她,而是耐心地纠正了她。最后,罗刚拍了拍她的手,说:“好了,你先休息一下吧。看我来。”
  
  罗刚做着一个个的动作,但一直没有开腔。他闪转腾挪,手指翩翩起舞。不知过了多久,罗刚白净的脸上泛起了红晕,他开口说道:“我昨天上网了。”万清霜心里一紧。“我看到了除了我们俩之外,再没第三个人看到的场景。”罗刚仍然在动作着,“知道我什么感觉吗,就像被人骗了一样。”他开始喘息了,但仍然没停下。
  
  万清霜羞愧地说道:“对不起,我骗了你。我是个骗子。”
  
  “不,我没怪你,我想你这么做肯定有自己的理由。”罗刚的喘气声渐重,“我并非拒绝外面的世界,只是我觉得像我这样的男旦出去演戏,观众更多的是注意我的性别而非我的艺术。”
  
  “你停下来,休息一下吧。”万清霜去拉罗刚。但罗刚转身移步,躲开了。“你不是一直很奇怪我为什么会教你吗?其实很简单,在你之前,我也教过一个女孩。那时我刚出师,不愿仰仗父母的光环生活,于是别人只以为我是个穷戏子,她也是一样。她是个聪明美丽的女孩,让我教她。我就教了,很用心地教,可是她学了没多久,就去参加了一个选秀赛,为了得到名次,和评委好上了。你说她多傻,她不知道我有多少钱,只要她愿意,要多少我可以给她多少,可是,她为了那一点利益放弃了我。你跟她很像,不仅长得像,性格也像。”
  
  罗刚的步履开始踉跄,额头上的汗像水珠一样地掉下来。万清霜再也忍不住r,她扑过去,将罗刚紧紧地抱住了,说:“我错了,原谅我吧。”
  
  罗刚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说:“如果之前听到你这话,我肯定会原谅你的,但现在,晚了。”他铁石心肠一般缓缓地拉开她的双手,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万清霜愣了会神,正要去追他,电话响了。是助手打来的。助手很兴奋地说:“录像在网上公布之后,反响异常轰动,人们无法想象竟然还有比女人还女人的男人,都急着想要一睹为快。另外,还有娱乐公司的经理人也打了电话过来,对他表示了兴趣。我们要不要趁热打铁,继续投一盘录像出去?”
  
  万清霜想也没想,说:“投。”
  
  网络的力量无比巨大,万清霜公司的网站因为点击率太大一下子瘫痪了。人们指责万清霜实在已经吊足了大家的胃口,纷纷要求见到罗刚真人。一开始所需要的轰动取得了效果,但没有罗刚的支持,她却陷入了困窘之中。
  
  万清霜鼓足了勇气去见罗刚。但罗刚根本不见她,他让自己的助理告诉她,除非她放弃生意,以正常人的心态来见她。万清霜做不到,诚然知道如果按照他所说的做了,或许他会向她求婚,到时他亿万家产就有她的一半了,但她做不到,公司是她的心血,她也不是那种甘心做家庭主妇的人。
  
  一个多月后,万清霜已经无法继续吊大家的胃口了,这也意味着她的公司陷入比之前还要困难的窘境。就在她准备实施破产计划的时候,一个电话打了过来。这是个女人,声音很好听,带着尾音,一听就知道学过戏:“你是万小姐吗?我可以让罗刚帮你。”
  
  龙凤戒指
  
  “什么?你是谁?真能做到吗?你需要什么条件?”
  
  “我叫张小佩,我现在和他在一起,他愿意听我的,但我需要一笔钱。”
  
  万清霜愣了愣,她隐约记得罗刚说过的那个女孩就叫张小佩,但她既然已经和罗刚在一起了,为什么还会需要一笔钱呢?猛然间就明白了,罗刚肯定没对她说自己有钱,张小佩肯定是在网络上知道罗刚成名了,所以才回来了。“好的,你需要多少?”
  
  张小佩说了个数字,万清霜觉得完全可以接受。于是两个女人商定了一个男人的命运。
  
  第二天,万清霜见到了罗刚以及张小佩。罗刚的眼里根本没有万清霜,只是痴痴地看着张小佩。万清霜看着他们,心里莫名地升起了酸楚的感觉。万清霜与罗刚谈起了条件,她的公司将负责包装他,并且签订一份合同,罗刚毫无异议,更多的是张小佩在与万清霜谈判。张小佩坚持只签一年的合同,万清霜答应了。
  
  接下来的日子很忙,万清霜领着罗刚四处走场,开发布会,演唱会,做嘉宾。有些事情是很奇怪的,男旦这门古老的艺术在传统的戏台上并不见得有多少人关注,但一经过网络包装,却成了全民共爱。一时间,万清霜赚得盆满钵满,不过奇怪的是,她心里只是闪过一丝快乐的念头,就很快被压抑占据了。这或许是因为罗刚再也没正眼瞧过她一眼的缘故。她想,罗刚之所以帮她,全因为张小佩的原因。但她又很奇怪,既然罗刚这么爱张小佩,为什么不将自己的身价说给她听呢?
  
  转眼一年过去了,罗刚在娱乐圈里站稳了脚跟,传统的戏曲在他身上绽放了新的光彩。在合作满一年时,万清霜设了酒宴款待罗刚以及张小佩。那天晚上,罗刚和张小佩来了。万清霜首先感谢了两人对自己的支持,接着提出优厚的条件要续约。罗刚破例地抿了一口红酒,说道:“你还能唱吗?”
  
  万清霜愣了愣,说:“当然能唱。”于是她又唱起了《苏三起解》,可是没有唱完她已经停了下来,唱戏这活儿讲究的是练,吊嗓子,摆身段,以前不忙时她常练练玩儿,可这一年里忙得脚不着地的,哪里好好练过,竟然倒了嗓子。她困窘无比,说:“对不起,你教我的早就忘记了。”
  
  “唉”,罗刚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不再说话,竟一口将杯里的酒喝完了。然后起身说:“对不起,这个约我不能再续了。”他起身便走,将万清霜还有张小佩撂下了。
  
  万清霜呆呆地看着他的背影,一时竟没有去阻拦他,等到想起时,正要走,却被张小佩拦住了,她说:“万总,我不叫张小佩。我是他的表妹,我叫罗兰。”
  
  万清霜茫然不解地看着她。
  
  “是他叫我装成张小佩的。他说第一次在茶馆里见到你时,就喜欢上了你。后来又听了你唱的戏,觉得你不像张小佩那样学戏只为了挣钱。可是后来他发现你在网上发布了视频录像,恨自己看错了人。一时间灰心丧气,但却抛不下对你的思念,暗中查了你的底细,发现了你公司的困境。他对我说,他可能错了,因为你不是那种贪金的女孩,你所做的是为自己的事业。当时我嘲笑了他,说他太爱你了,以致在为你找借口。他就是这样的人,虽然外表文弱,但其实很有主见,他想帮你走出困境,但直接给你钱,怕你误会是羞辱你,于是找到我假扮张小佩……一年过去了,他以为你的公司脱离了困境,就会回归到原来的你。但是你没有,还是持着老板的口气要与他续约……”
  
  万清霜没有听完就出了门,直奔罗刚的住处。在门口,遇到了背着行李的罗刚。万清霜走到他身边,说:“如果你真要走,我不拦你,但请你看看这个东西再说。”她递了个东西过去。罗刚迟疑了片刻,接过来一看,那是一对情侣戒指,按照传统手艺打制成的,一龙一凤,透呈着古典气息。
  
  “这对戒指本来早就打好了,一直想给你,可是一来这戒指向来是男的送女的,哪有女的送男的道理;二来,我不知道张小佩……就是罗兰和你的关系,所以……今天本来就是想壮着胆子说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一开口就成了要和你续约了。其实公司已经因为你而打开了局面,而且我也准备交给家人打理了。”万清霜红着脸,继续说道,“如果你觉得不够,那我还可以再送上一张拜师帖……”
  
  罗刚愣了愣,笑了起来,虽然是在夜里,但他脸上却充满了阳光。他缓缓地放下行李,拿起那枚凤戒,轻轻地戴在了万清霜的手上,然后,自己戴上了龙戒……

看故事就上故事亭,微信公众号:gushiting123

本文链接:http://www.gushiting.com/228506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
搜索
微信公众号
最近发表
笑话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