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 关注微信 | 手机版

网站首页 故事会 正文

【海外故事】最后的救赎

故事亭 2019-04-26 故事会

  1
  
  凯尔已经失踪三天了。这三天里,米拉的身心受尽了折磨。
  
  不说感情上的欺骗给米拉带来的伤害。就是凯尔走后丢下的一大串副作用也足以要了米拉的命。
  
  说是要命,并不是夸张的说法。
  
  米拉在和凯尔热恋的时候,不但从管理的工程款里挪用了一部分,还让表哥西斯帮忙作保,向飞鹰担保公司贷了一笔钱。
  
  这些钱,都被凯尔拿去了。凯尔曾信誓言旦旦地一边吻着米拉一边承诺会在一个月内归还。可是一个月过去了,那个吻的余温还在,凯尔人却消失无踪了。米拉这才发现,娄子捅大了。
  
  现在,米拉不但无法面对即将要交付的工程款,还要面对飞鹰担保公司的高利贷。关于飞鹰担保公司,有人说它幕后的老板是个亿万富翁,有着强大的社会势力。还有人说,飞鹰的幕后老板曾经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黑社会老大,所以才敢放心大胆地将钱贷出去,不还钱就还命!
  
  米拉天天夜里会在噩梦中惊醒,她根本找不到解决办法。
  
  在凯尔失踪三天后的深夜,米拉又一次从噩梦中惊醒。身上的汗水湿透了睡衣。这时米拉耳边响起咚咚敲门声,很用力。
  
  无奈的米拉只好开门。门外站着几个凶神恶煞的男子,裸露在衣服外的皮肤上都文着一只黑色的飞鹰,凛然夺人之势。
  
  米拉知道,该来的终于来了。
  
  2
  
  米拉没有钱,只得被几个大汉蒙上了眼,带上了车。她不知道迎接自己的将会是什么样的噩梦?
  
  车内的大汉一直沉默,米拉连惊带吓,瑟缩在两个大汉的中间,浑身抖个不停。可不知为什么,颠簸在车上的米拉闻着车内一股淡淡的香气,竟然在害怕中沉沉地睡了过去。
  
  醒来的米拉,置身于一个完全陌生的屋子里。让米拉意外的是,同在屋子里的还有另外两个人。他们竟然是男友凯尔和表哥西斯。
  
  西斯和凯尔哭丧着脸,坐在屋子一角的沙发上默不作声。
  
  米拉看见凯尔的一刹那,暂时忘记了自己现在的环境和遭遇,三天来所有的委屈一齐涌上心头,她冲过去拼了命地打凯尔。
  
  凯尔一动不动地任由米拉打骂,一动不动,像根木桩。
  
  这时候的西斯声嘶力竭地叫了起来:“你们快别闹了,还是一起想想办法吧,怎么逃出这个该死的屋子吧。”
  
  表哥西斯肯定也是被这笔债务连累的。米拉冷静下来,有些愧疚地看了看表哥,可是表哥根本没有理睬米拉歉意的眼神。
  
  凯尔在三天前被带到了这里,西斯是昨天带来的,米拉是今天。
  
  凯尔和西斯告诉米拉,这是一座封闭的房子,没有窗户,只有一道沉重的铁门,从外面锁上了。
  
  从凯尔进入这间房子之后,每天定时从铁门的窗口送来一些粗饭之后,从来没有人过问过。谁也不知道飞鹰公司到底想要做什么?
  
  如果飞鹰公司想要杀了他们三个人,易如反掌。如果想要那笔巨额债务,除了凯尔,西斯和米拉根本就没有偿还能力。
  
  凯尔哭丧着脸说:“钱已经全部都赌输了,再也没有能力来偿还那笔债务了。要不然,打死我也不会连累米拉和表哥的。”
  
  西斯懊恼地揪着自己的头发,说自己不该轻信米拉的话,作了这个冒险的担保。
  
  米拉突然想起了什么,问表哥:“既然可以让你担保,他们肯定认为如果凯尔不还,你就有能力还清这笔钱,对不对?”
  
  凯尔也像捞到一根救命的稻草,期待地看着表哥说:“是啊,是啊,表哥你先还了这笔钱,我们出去后,再慢慢想办法还你。”
  
  西斯揪着自己的头发,半天都没有吭声。米拉急得围着表哥乱转。
  
  西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抬起眼,恶狠狠地直视着米拉说:“我是用一张假房产证担保的,现在事情已经露馅了,还能瞒得住吗?”
  
  或许,西斯是因为欺骗了飞鹰公司才落得这步田地的。
  
  仅有的希望破灭了。三个人都已经没有了偿还能力,如何才能摆脱这样的困境?
  
  想办法逃脱?自己身处在什么位置都不清楚,又是这样的封闭的房子,十有八九是个地下室,根本没有逃走的可能。看来,这三个一条绳上的蚂蚱,只有听天由命,任由处置了。
  
  3
  
  三个人像三只瘟鸡一样,低头搭脑地坐了不知多久,铁门开始有了响动。窗口里递进来一个信封。
  
  信封里有一副扑克牌,一支数码录音笔。
  
  三个人面面相觑,不知道他们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牌只是普通的扑克牌,看来,答案还是应该到录音笔里去寻找。
  
  西斯打开了录音笔里的声音文件,一个疲惫而沙哑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凯尔,米拉,西斯,你们听着。这笔钱,是因为你们三个人的操作,让我们受到了欺骗,所以,你们必须接受惩罚。一笔钱,罚三个人,可能你们会认为不公平。所以,现在让我们来玩一个游戏。你们手里有一副牌,玩的就是最普通的扑克游戏:‘跑得快’,规则你们应该都懂,你们三个人中,只有一个人可以胜出。胜出的那个人可以安然无恙地离开,离开之后,公司的这笔债务从此与他无关了。剩下的两个人中,将会接受我们最严厉的惩罚。你们不要有任何的侥幸心理,我们将会全程监控的。你们也不要想讨价还价,因为欠债的人根本没有这个权利。我只给你们一个小时的时间,如果到时你们都拒绝打出手中的牌,那么接受惩罚的将是你们三个。至于惩罚是什么,你们同样无权知道。现在,开始吧。”
  
  听完了录音,三个人都傻了眼。
  
  西斯突然将牌猛地打落在地,痛苦地叫道:“不,这件事根本与我无关,为什么我要参与这么残酷的游戏?”
  
  没有人回答西斯的问题。西斯的委屈米拉可以理解。可是她也知道,西斯当初答应担保,也是因为凯尔曾给过西斯不少好处,所以才自告奋勇地说可以担保拿到贷款。西斯这么做,是期待凯尔可以给他更多的好处罢了。
  
  这么一想,米拉也就不再觉得愧对表哥。
  
  凯尔不作声地拿起那副扑克,然后有气无力地说:“来吧。”
  
  目前,一副牌放在面前,三个人必须去打上一局,没有第二种选择。牌局很简单,可是赌注却很大。这应该符合了凯尔的赌徒心理。
  
  4
  
  一副牌,五十二张薄薄的纸片就掌握了一个人的命运。这简直就像是一个讽刺。可是细想过来,钱不也是薄薄的纸片吗?它同样操纵着无数人的命运。
  
  命,或许比纸还要轻。
  
  西斯发的牌。米拉每拿起一张牌,心里的矛盾就要增加一分。“跑得快”,这在当地是很普通的游戏,谁都会,赌徒拼的只是运气和牌技。
  
  米拉的牌抓在了手里,像她这种牌技一般的人都看得出来,这是一手臭牌。看来,这一次,真的是在劫难逃了。
  
  凯尔拿起牌,脸上浮现出一丝得意。这是赌徒惯有的得意,不难看出,凯尔拿在手里的是一副好牌。而西斯的牌,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
  
  凯尔很有信心地出牌了。开局了。
  
  凯尔的胜利已经在望,脸上得意的神情越来越明显。只剩最后两手牌了,米拉机械地压了一手牌。如果这一手西斯压上去,凯尔PASS,等下手牌,从西斯再过一张小牌的话,剩下的牌就可以绝杀脱手。
  
  然而,西斯却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了一声:PASS。
  
  按凯尔的判断,西斯绝对不会没有牌压。凯尔也没有动手中的牌,他不能轻易冒险。他不知道西斯的准确意图。
  
  西斯悠悠地说:“按理说,我们两个男人和我表妹争走出这道门的机会,根本就算不上男人。”
  
  凯尔这时也看见了米拉眼里楚楚的泪光。
  
  凯尔的心里一颤,如果不是自己,米拉怎么会落得如此田地。凯尔犹豫了片刻,同样也说了一声:PASS。
  
  场上本来胜负也没有悬念的牌局,突然变得有些微妙。西斯和凯尔仿佛也达成了共识,把离开的机会让给米拉。
  
  米拉又出了一张小牌,西斯象征性地过一张牌,凯尔突然就放弃了竞争。那一刻,他知道,他再也不会无恙地走出这道门了。毕竟,祸是从他而起的。如果米拉可以安全的离开,也算是对良心的一个交待。
  
  米拉和西斯又相互过了一手牌,这一次,如果西斯也PASS,米拉应该可以胜出。
  
  结局就这么定了。
  
  然而,结局真的和凯尔想像的一样吗?
  
  西斯在米拉就要脱手之前,突然用手里的王牌压了上去。其实西斯在凯尔放弃之后,已经成功地偷渡了两张废牌。
  
  这时,西斯脸上的笑意四绽。他带着狰狞地笑意说:“真想不到,这么烂的牌竟然赢了!”
  
  凯尔这时才惊醒,他上当了。可是,西斯这时已经很洒脱地出完了最后一手。也就是说,牌局结束,西斯赢了!
  
  凯尔一跃而起,扑向西斯,他的拳头砸向西斯,他恨西斯的卑鄙。然而,就在西斯狞笑着擦着嘴角血迹的时候,铁门打开了。
  
  5
  
  铁门外进来的是米拉认识的几个彪形大汉。其中一个指着西斯说:“你,出来!”
  
  米拉和凯尔眼睁睁地看着西斯离开,西斯在离开的时候,还得意地向他们挥了挥手。
  
  这个世界充满了欺骗。凯尔用手砸着脑门懊恼地说:“早知道就一心帮着米拉,米拉应该可以胜出的。米拉不应该受到惩罚,应该受惩罚的只应该是我。”
  
  在那一刹那,米拉有一丝感动,毕竟自己曾深爱的这个男人是误入歧途,但仍良知未泯。或许,能和凯尔一起接受最后的惩罚,也算是上天最后的恩赐了吧。
  
  事情的转折往往是令人啼笑皆非的。铁门的小窗口再次响起,这一次送进来的是一副骰子,和一支数码录音笔。
  
  录音笔上的指示是:游戏仍然没有结束,因为西斯采用了欺骗的手段,这一切都在监控里明白地显示了出来。我们最憎恨的人就是欺骗的人,所以第一个离开的西斯,反而成了第一个接受惩罚的人。至于是什么惩罚,你们无需知晓。那么,现在还需要再一次接受挑战,赢的那个人才是安然离去的人。这个人将从米拉和凯尔之间选出。游戏的规则仍然简单,用两粒骰子决定米拉和西斯的谁去谁留,掷大小,大为赢,三局两胜制。限时一小时,游戏必须进行,如果两个人放弃,那么将全部接受惩罚。时间从听完留言开始。
  
  事情就是这么出人意料,操纵着游戏的人会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游戏再一次开始了,米拉终于知道了这个游戏的残酷性。同时,米拉也明白,这个幕后的指使人有一种病态的心理,他是在欣赏这个城市里发生的最残酷的演出。
  
  米拉,凯尔,曾经的一对恋人,会为了安然离开这里,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6
  
  凯尔把骰子递给了米拉,肯定地点了点头,示意米拉掷下去。这是一场不得不开始的游戏。
  
  两粒骰子,在桌子转了几圈,终于落定,一个二,一个四,是个六点。
  
  接下来是凯尔,凯尔掷出了一个五点。米拉赢了。可是米拉没有笑,她的内心如此矛盾,她甚至希望自己快点输,快点结束这折磨人的游戏。
  
  第二次,凯尔先,凯尔掷出了个十点。然后凯尔拿起骰子递给了米拉。
  
  米拉掷出一个七点,凯尔赢。
  
  第三局,是决胜局。仍由米拉先掷。
  
  米拉随手掷出了一个很小的点数,三点。也就是说,如果凯尔除了掷两点和三点之外,其它都是赢的。
  
  这时的凯尔,嘴角浮动起一丝笑意。凯尔的笑刺得米拉有些痛。
  
  轮到凯尔掷了。凯尔很郑重地拿起骰子看了又看,很慎重的样子。接下来,凯尔竟然将骰子轻轻地放在了桌上。因为之前已经调整好了点数。凯尔这一次的成绩赫然只是个两点。
  
  如果这算是游戏规则之内的玩法,这一局,凯尔输。
  
  米拉的泪在那一刻汹涌而出。
  
  “凯尔,你这个混蛋,你为什么要笑,你是不是早已经准备好就这样欺骗我,是不是?”
  
  凯尔没有回答米拉的问题,而是轻轻地擦干了米拉眼角的泪:“米拉,对不起,这一次,游戏是真的结束了。我输了,你回去吧,好好过日子。”
  
  7
  
  铁门再一次被打开,进来的仍然是文着飞鹰的几个大汉。
  
  米拉突然拦在大汉们的面前,哭泣着说:“不,他玩游戏的时候也欺骗了我,这个结局应该不算。”
  
  其中为首的大汉冷漠地说:“既然他欺骗了你,那么就更应该受到惩罚了。”
  
  米拉倔强地拦着大汉说:“这个成绩不能算,我弃权。”
  
  大汉冷冷地看着米拉:“你愿意和他一起接受惩罚?”
  
  米拉的泪还在腮边:“我愿意!”
  
  米拉曾一千次的幻想和凯尔会在婚礼上说我愿意,只是没想到,这一声“我愿意”会在这样的时刻出现。而这不是婚礼,很可能会是葬礼。
  
  大汉凶狠地逼视着米拉,米拉却不为所动,无畏地回视。为首的大汉在和米拉的对视中,终于转移了视线,从兜中掏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请示着什么。
  
  米拉怎么也不相信,过了一会儿,表哥西斯会再次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而且看上去,意气风发。
  
  西斯回头挥了挥手,几个大汉竟然听话地离开了。这一切,究竟又是怎么回事?
  
  8
  
  西斯告诉了米拉一切真相。西斯原本就是飞鹰公司的一个头目,要不然怎么会帮米拉贷到款,飞鹰公司绝对不是吃素的,一本假的房产证是无论如何也糊弄不过去的。
  
  西斯说,这本是一场真实而又残酷的游戏。
  
  飞鹰幕后老板一直在观看这场游戏,他喜欢这样真实的人性之争。而他这种近乎变态的心理是源于现实的痛苦。飞鹰公司就要破产了,导致这次破产的原因,一是因为出现了大量像凯尔这样的人,二是因为老板的妻子背叛了他,卷着公司所有的流动资产逃得无影无踪了。所以,现在老板是一个更大的欠债者。
  
  这个游戏,可能就是老板近乎绝望的观赏游戏。之前西斯的那出戏都是安排好的,牌也是预先计算好再发的。那是在考验凯尔,如果凯尔不顾一切地胜出,那么噩运将由凯尔一人承担。如果最后的关头,谁先背叛,谁都会受罚,也就是说,这场游戏,本来是没有胜出的人的,胜出的人,都是老板最痛恨的人。
  
  然而这个结局,是老板没有预想到的,也正是因为这样,在最后的关头,老板选择了原谅。因为在最致命的选择时,他没有看见他痛恨的背叛和欺骗。
  
  这也算是米拉和凯尔合力完成的最后的救赎。
  
  米拉还想再问什么。西斯用手指做了个嘘的动作说,这是个秘密,千万不要告诉别人,你们可以走了。
  
  米拉喜极而泣地和凯尔紧紧相拥。
  
  西斯将米拉和凯尔送回之后,米拉仿佛又想起什么似地问西斯,表哥,飞鹰公司就要破产了,要不和我一起回去吧?
  
  西斯若有所思地说,但愿你们最后的救赎能再激起老板的斗志,可以东山再起;再说,我还必须为了曾为你们担保的债务给老板一个交待。
  
  说罢,西斯掉转车头,呼啸而去。
  
  车子扬起的灰尘中,劫后余生的米拉和凯尔,手紧紧地相握。

看故事就上故事亭,微信公众号:gushiting123

本文链接:http://www.gushiting.com/229276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
搜索
微信公众号
最近发表
笑话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