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 关注微信 | 手机版

网站首页 历史故事 历史趣闻 正文

林黛玉既然喜欢 为什么拒绝宝玉的爱情表白

故事亭 2019-07-17 历史趣闻

    第四十五回,有这样一段文字:

  黛玉自在枕上感念宝钗,一时又羡他有母兄,一面又想宝玉虽素习和睦,终有嫌疑。又听见窗外竹梢焦叶之上,雨声淅沥,清寒透幕,不觉又滴下泪来。直到四更将阑,方渐渐的睡了。

  为什么?黛玉要说自己和宝玉终有嫌疑?这个嫌疑怎么理解?

  首先,我觉得千万不能理解成黛玉不想嫁宝玉,因为和宝玉过于亲密,拉拉扯扯的,说不清楚,所以很痛苦。这就书呆了。

  其次,把这个调调定好之后,再来看嫌疑是什么意思?

  所谓嫌疑,联系小说里行文屡屡设定的语境,其实也就是指他俩有违反封建礼法礼教之中的男女之德,男女授受不亲的规定的嫌疑。这个,可以举出很多例子。

  1.第二十三回,宝黛共读《西厢记》,宝玉忘情之下就说,你是那倾国倾城的貌,我是那多愁多病的身,黛玉的反应是:

  宝玉笑道:“我就是个 多愁多病身 ,你就是那 倾国倾城貌 。”林黛玉听了,不觉带腮连耳通红,登时直竖起两道似蹙非蹙的眉,瞪了两只似睁非睁的眼,微腮带怒,薄面含嗔,指宝玉道:“你这该死的胡说!好好的把这淫词艳曲弄了来,还学了这些混话来欺负我。我告诉舅舅舅母去。”说到“欺负”两个字上,早又把眼睛圈儿红了,转身就走。宝玉着了急,向前拦住说道:“好妹妹,千万饶我这一遭,原是我说错了。若有心欺负你,明儿我掉在池子里,教个癞头鼋吞了去,变个大忘八,等你明儿做了 一品夫人 病老归西的时候,我往你坟上替你驮一辈子的碑去。”说的林黛玉嗤的一声笑了,揉着眼睛,一面笑道:“一般也唬的这个调儿,还只管胡说。 呸,原来是苗而不秀,是个银样镴枪头。 “宝玉听了,笑道:“你这个呢?我也告诉去。”林黛玉笑道:“你说你会过目成诵,难道我就不能一目十行么?”

  2.第二十六回,黛玉春困发幽情,遭到宝玉调笑:

  宝玉信步走入,只见湘帘垂地,悄无人声。走至窗前,觉得一缕幽香从碧纱窗中暗暗透出。宝玉便将脸贴在纱窗上,往里看时,耳内忽听得细细的长叹了一声道:“ 每日家情思睡昏昏。 “宝玉听了,不觉心内痒将起来,再看时,只见黛玉在床上伸懒腰。宝玉在窗外笑道:“为甚么 每日家情思睡昏昏 ?”一面说,一面掀帘子进来了。林黛玉自觉忘情,不觉红了脸,拿袖子遮了脸,翻身向里装睡着了。

  二人正说话,只见紫鹃进来。宝玉笑道:“紫鹃,把你们的好茶倒碗我吃。”紫鹃道:“那里是好的呢?要好的,只是等袭人来。”黛玉道:“别理他,你先给我舀水去罢。”紫鹃笑道:“他是客,自然先倒了茶来再舀水去。”说着倒茶去了。宝玉笑道:“好丫头, 若共你多情小姐同鸳帐,怎舍得叠被铺床? ”林黛玉登时撂下脸来,说道:“二哥哥,你说什么?”宝玉笑道:“我何尝说什么。”黛玉便哭道:“如今新兴的,外头听了村话来,也说给我听,看了混帐书,也来拿我取笑儿。我成了爷们解闷的。”一面哭着,一面下床来往外就走。宝玉不知要怎样,心下慌了,忙赶上来,“好妹妹,我一时该死,你别告诉去。我再要敢,嘴上就长个疔,烂了舌头。”

  3.第三十二回,宝玉急于向黛玉表明心迹,把黛玉吓走了:

  这里宝玉忙忙的穿了衣裳出来,忽见林黛玉在前面慢慢的走着,似有拭泪之状,便忙赶上来,笑道:“妹妹往那里去?怎么又哭了?又是谁得罪了你?”林黛玉回头见是宝玉,便勉强笑道:“好好的,我何曾哭了。”

  宝玉笑道:“你瞧瞧,眼睛上的泪珠儿未干,还撒谎呢。”一面说,一面禁不住抬起手来替他拭泪。林黛玉忙向后退了几步,说道:“你又要死了!作什么这么动手动脚的!”宝玉笑道:“说话忘了情,不觉的动了手,也就顾不的死活。”林黛玉道:“你死了倒不值什么,只是丢下了什么金,又是什么麒麟,可怎么样呢?”一句话又把宝玉说急了,赶上来问道:“你还说这话,到底是咒我还是气我呢?”林黛玉见问,方想起前日的事来,遂自悔自己又说造次了,忙笑道:“你别着急,我原说错了。这有什么的,筋都暴起来,急的一脸汗。”一面说,一面禁不住近前伸手替他拭面上的汗。宝玉瞅了半天,方说道“你放心”三个字。林黛玉听了,怔了半天,方说道:“我有什么不放心的?我不明白这话。你倒说说怎么放心不放心?”宝玉叹了一口气,问道:“你果不明白这话?难道我素日在你身上的心都用错了?连你的意思若体贴不着,就难怪你天天为我生气了。”

  林黛玉道:“果然我不明白放心不放心的话。”宝玉点头叹道:“好妹妹,你别哄我。果然不明白这话,不但我素日之意白用了,且连你素日待我之意也都辜负了。你皆因总是不放心的原故,才弄了一身病。但凡宽慰些,这病也不得一日重似一日。”林黛玉听了这话,如轰雷掣电,细细思之,竟比自己肺腑中掏出来的还觉恳切,竟有万句言语,满心要说,只是半个字也不能吐,却怔怔的望着他。此时宝玉心中也有万句言语,不知从那一句上说起,却也怔怔的望着黛玉。两个人怔了半天,林黛玉只咳了一声,两眼不觉滚下泪来,回身便要走。宝玉忙上前拉住,说道:“好妹妹,且略站住,我说一句话再走。”林黛玉一面拭泪,一面将手推开,说道:“有什么可说的。你的话我早知道了!”口里说着,却头也不回竟去了。

  宝玉站着,只管发起呆来。原来方才出来慌忙,不曾带得扇子,袭人怕他热,忙拿了扇子赶来送与他,忽抬头见了林黛玉和他站着。一时黛玉走了,他还站着不动,因而赶上来说道:“你也不带了扇子去,亏我看见,赶了送来。”宝玉出了神,见袭人和他说话,并未看出是何人来,便一把拉住,说道:“好妹妹,我的这心事,从来也不敢说,今儿我大胆说出来,死也甘心!我为你也弄了一身的病在这里,又不敢告诉人,只好掩着。只等你的病好了,只怕我的病才得好呢。睡里梦里也忘不了你!”袭人听了这话,吓得魄消魂散,只叫“神天菩萨,坑死我了!”便推他道:“这是那里的话!敢是中了邪?还不快去?”宝玉一时醒过来,方知是袭人送扇子来,羞的满面紫涨,夺了扇子,便忙忙的抽身跑了。

  这只是很典型的三件事情,其实还有很多。比如宝玉一见黛玉就说曾经见过就算是旧相识,就摔玉;比如两人从小一桌吃饭一床睡觉;比如贾母关于两人的小冤家的比喻;比如王熙凤李纨拿宝黛开的玩笑;比如宝黛经常睡一个床上聊天取笑等等等等,这些在贾府,几乎都是公开的秘密。这些事情,几乎都是有违背礼法礼教的嫌疑的,这难道还不是在朦朦胧胧的谈情说爱吗?是的,不是就见鬼了。这就是黛玉所忧虑的。

 第三,那么,黛玉为什么要为这种嫌疑而忧虑呢?

  因为那个时候,男女之间是不可以有自由恋爱的,儿女婚姻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即便有真爱,也是不能说出口的,一旦说出口,便是失德。宝黛在一个特定的特殊的环境得以萌发爱情,就不得不得时时处处在道德与爱情之间徘徊游弋,做出痛苦选择;

  2.因为这涉及到她作为一个贵族小姐的清白声誉,一旦这种声誉遭到破坏,她这辈子,不仅仅是婚姻,就是人生也毁了,所谓众口铄金;

  3.这也同样关系到宝玉的声誉,一个贵族公子,如果落下放荡不拘的名声,这辈子也没什么好果子吃。这就是花袭人告白王夫人时所说的,人言可畏,死无葬身之地了;

  4.最关键的,这些嫌疑,不仅仅是宝玉单方面的,也有黛玉的份儿,是两人情不自禁时发生的。虽然总是黛玉先意识到问题,率先阻止,但是,毕竟,黛玉也有责任的,有的时候,其实也是黛玉在挑头;

  5.宝黛的爱情嫌疑,一旦坐实,不仅会给极力反对的王夫人以口实,而且也会让贾母不好说话。这其实也是贾母狂批才子佳人小说的原因,那是在堵贾府众人的口,暗示宝黛没有这种嫌疑。

  这些压力,这些忧虑,使得黛玉总是时时处处在反思和宝玉相处落下的种种嫌疑,偏生宝玉又是个不管不顾的,怎么是好啊?所以,在这个清秋之夜,黛玉忧虑着自己的爱情,默默流泪,夜不成寐。这就是“求全之毁,不虞之隙”啊。试想如果父母健在,那里还会有这样的嫌疑呢?这就是黛玉同时会感叹宝钗有母有兄的真正原因。

看故事就上故事亭,微信公众号:gushiting123

本文链接:http://www.gushiting.com/234123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
搜索
微信公众号
最近发表
笑话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