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 关注微信 | 手机版

网站首页 民间故事 中国民间故事 正文

瞎子画像

故事亭 2017-01-13 中国民间故事

一个画像奇人、一位黑脸捕快、一名飞天大盗,在明末杭州,共同演绎一幕“请君入瓮”绝计,一出爱恨情仇绝响……

  明朝末年,南方某镇出了一个奇人,谁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别人都叫他“赛金睛”。

  传说,这赛金睛年轻时为人耿直,见有不平之事,总喜欢挺身向前,帮助弱者讨还一个公道。哪料,有一天晚上赛金睛从乡下访友回来,路上竟遭歹人暗算,被刺瞎了双眼。为了生计,他经人引荐,拜一世外高人为师,竞学得一手绝技一一替人摸脸画像。

  赛金睛凭着这一手绝技,拄着一根拐杖开始浪迹天涯,四海为家,行走江湖多年,居然没有失过一次手。

  这一年寒冬腊月,年届五旬的赛金睛,漂泊来到了杭州。按惯例,每到一处,赛金睛得先将住处找定。这天下午,他正在一条小巷内逢人打听,这附近可有简陋住房出租,不想有两个人迎上前来,双手抱拳呵呵一笑道:“赛金睛,住处你不用找了,我家大人听闻你来到杭州,早给你安排好了。”赛金睛一怔问:“你家大人是谁?”来人笑道:“这里不是说话之处,待你见到我家大人便知分晓了!”

  那两人将赛金睛引进一家茶楼,进了一间包厢,那儿早已坐了一个黑脸大汉,怀里抱着一条乖巧可爱的斑点狗。那黑脸大汉一见赛金睛,放下怀中的狗,疾步上前,突然单腿跪地,抱拳道:“先生,你来得正好,早闻先生常怀侠义之心,今天在下找你,正有一事相求,还望先生出手相助!”

  一个时辰的工夫,赛金睛出来了,手里的那根拐杖不见了,却牵了一条斑点狗。斑点狗在前面给他引着路……

  次日一早,赛金睛来到一闹市处,放了桌子,上摆笔墨纸砚。桌子一侧竖了一块木牌、那木牌上用隶书工工整整写了几行大字:瞎子画像,画谁像谁,要是不像,分文不要。

  路上的行人见了,“哗啦”一下子围过来。瞎子也能替人画像?有的人好奇,有的人将信将疑。其中一个汉子大笑道:“喂,瞎子,你莫不是哄人吧,你眼睛什么也看不见,怎么能替人画像?”赛金睛笑笑:“能不能画,试试便知道了!”一旁的人冲着那汉子鼓噪:“牛二,你就让他试试,看他能不能给你画出像来!”

  那个名叫牛二的汉子,当即从怀里摸出三两银子,往桌子上一拍,道:“好,如果你果真替我画得出来,这三两银子便是你的了;如画得不像,我就砸了你的摊子!”赛金睛接口道:“行,悉听尊便!”临了,牛二还有些不放心,怕那赛金睛装瞎,索性解下自己的白布腰带,将他的双眼给紧紧地蒙上了。

  “画吧,哈哈……”牛二双手提着裤子站在木桌前,得意洋洋地看着赛金睛。

  赛金睛不慌不忙伸出一手:“小伙子把头往前凑凑。我要是画得半点不像,摊子你尽管砸,我不吱一声的;我要是画像了,银子和这腰带就归我了i你提着裤子走人!”说罢,赛金睛用手在那人的脸上从上至下轻轻捋了一遍,接着坐在桌旁,就一手抚纸,一手提笔,只见笔走龙蛇,刷刷几下就把那人的画像栩栩如生地映在纸上!

  这时,众人看看画像,瞅瞅那人,天。那眉眼、鼻子、嘴角……竟丝毫不差。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如雷般的掌声!牛二一时也呆了,一手拿起老瞎子卷好的画,一手提着裤子灰溜溜地跑了!

  瞎子画像的事,像一阵风似的,传遍了杭州城的大街小巷,一时间人们纷至沓来,争先恐后地掏钱让他作画。一连几天,赛金睛的生意特别红火。说来也怪,一个脸罩黑纱的壮汉,总是不远不近地在赛金睛画摊前转着,谁也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

  这天傍晚,赛金睛忙了一天,收摊休息,往回走的路上,凭着听觉,他发现有人在跟踪自己。他走得快,那人跟得快;他放慢脚步,那人的脚步也放慢了。从那特有的脚步声,赛金睛判断,那人非贼即盗!

  为了验证自己的判断,赛金睛故意将一天赚来的一袋银子扔在地上。不一会儿,只听后面那脚步果然停了!赛金睛放心了,这是个贪财之人,丢一袋碎银子,算是破财消灾吧。

  赛金睛加快了脚步,回到住处,正要推门,不想大门不打自开。他一怔,进了屋,只听得脚下当啷一声踢到一样东西,伸手去摸,咦,这不是自己在街上丢下的那袋子银子吗?

  这时,只听得屋内传来一阵大笑声:“赛金睛,你也太小看我了,就你这几两纹银,就想打发我?”赛金睛听出来了,屋里的人正是在街上那个跟踪自己的家伙,不由得问道:“你到底是谁,究竟想要干什么?”

  .那人笑道:“我要你给我画一张像!”赛金睛道:“白天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找我画?天都这么黑了,我也累了一天了。”那人又大笑道:“天不黑下来,我还不来找你呢。只要你给我画,我付你白天两倍的工钱!”赛金睛好奇地问:“这倒怪了,为什么要等天黑了才找我匦像?”

  “少啰嗦!”那人突然一下子变得凶神恶煞似的,“你如不给我画,小心我要了你的命!”赛金睛的肚子上突然感觉到一阵冰凉,一把刀子顶住了他。赛金睛心里“咯噔”一下:此人果然送上门来了,只是想不到这么快!

  “好,我……我给你画!”赛金睛装作害怕的样子,忙不迭地应承。他重新拿出笔墨纸砚,摆到桌上。那人将脑袋凑到赛金睛的面前,赛金睛伸手摸到一顶竹笠,接着又往下摸到一缕薄纱。那人摘下竹笠让他继续摸。赛金睛摸了他的额头,又摸鼻子再摸嘴,又摸到脖子后面……他的手突然一抖,浑身一颤,几乎跌倒在地上。“你……你怎么了?”那人厉声责问。

  “你是不是从小没了父亲?”赛金睛突然问。那人一下子笑了:“老家伙还会摸卦啊!嘿嘿,父亲倒是有一个,只不过是个假的!”赛金睛一愣:“假的?”“你咋这么笨,后爹呗,前年已经死了!”那人有些不耐烦了,“喂,老瞎子,我说呀,你为何迟迟不替我作画,难道我的脸难画不成?”赛金睛叹了一口气道:“不……不难画,孩子,我得替你摸仔细了,不能有一处差错,我要给你画张天下最好的像,这样,老不死的我才能对得起你这两倍的工钱啊……”“嗯,这还差不多。”那人嘿嘿笑了。“不过,”赛金睛又道,“你这像一时半会画不好,你先回去,后天晚上你来拿画吧!”

看故事就上故事亭,微信公众号:gushiting123

本文链接:http://www.gushiting.com/54235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
搜索
微信公众号
最近发表
笑话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