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 关注微信 | 手机版

网站首页 现代故事 法制故事 正文

交警破案故事

故事亭 2020-01-15 法制故事

  (作者:张啸)

  十月的秋,夜已转凉,远离城区的乡下集镇,更是人影稀疏,临街的店面大多已经打烊,昏暗的路灯,闪烁出一丝荒凉。

  “呲——!”急促的刹车声划破了夜的寂静。

  “喂!110么?我看见一个老人倒在地上,满脸是血,请你们派人来看一下。快一点!……”报警人急促的说。“好,你在现场等待一下,我们通知120,同时派警察过去,请保持电话畅通。”电话那头传来报警台的指示。

  不一会儿,就有人在现场围着老人七嘴八舌了……

  “你好,三大队,在姑塘镇化纤厂利源路上,有一起交通事故,有老人受伤,请出警,我们已经通知派出所先过去了。”对讲机里传来了指示。“收到,现在过去!”我回答的简明扼要。

  警灯驱散了昏暗,警车在公路上飞驰着。

  事故地点是距城区约十五公里的乡下集镇。根据经验,这个季节的这个时间,这种区域内的事故总不会让人太乐观,我知道上了年纪的人是经不住车子撞的,此时的我只希望第一时间达到现场,掌握第一手证据。

  到达现场,我并没有急于勘查,而是要找到当事人和报警人,初步了解报警信息。

  派出所民警小王和我热情的打着招呼,指着坐在不远处路边的婆婆,说:“啸哥,你看,她就是伤者,姓‘夏’,83岁,本地化纤厂退休职工,目测头部受伤,120在路上了,什么都不说。旁边那对夫妻报警的。”

  我走近一观察,夏婆婆头发花白,可能因为年纪大了晚上怕冷,身上穿着灰白色的棉袄,腰间系了一条老式的帆布编织腰带,半边脸已经被鲜血染红,手里还不忘握着蛇皮袋,里面装着各式各样的垃圾,还舍不得丢了她那根断了的自制拐杖。

  我例行的做着询问,想从夏婆婆的嘴里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可让我意外的是她什么都没说,没有做出任何指认,直说“不要紧,不用处理,我要回家”,言语中感觉她状态还好,也挺清醒,我悬着的心才放下,可是出于职业习惯,我还是劝慰她去医院。

  报警人反映,他们是在回家的路上,看见路中间停了两辆车,两个男人在扶一个受伤的人,走近一看是远近闻名的夏婆婆,怕是被车撞了,于是他们报警了。

  “我当时路过看婆婆不知道什么情况倒在路中间,我去扶她。”一位中年短发男在人堆里冒出这么一句话,我的余光顺着话音扫了过去,他中等身材,眼睛眯眯的,身上穿着深蓝色的厨师用的大罩褂。“他们把我钥匙拿走了,还不让我走,”他指着旁边的一辆蓝色三轮摩托车委屈的说。

  “他们也不让我走,我是路过,看那个人在扶老人,我也就停车了,去帮忙。哪知道他们也不让我走。”年轻小伙郁闷的说到。

  “吵什么,你们说的我执法记录仪都记录了,都听交警的。”小王在旁边说到。

  话语间120到了,一番七嘴八舌之后,夏婆婆终于被劝上了120,老伴陪她一同前往。

  这是一件扯皮的事,报警人没有目击,当事人也不说,其他人又极力否认,看样子只有通过勘查找点线索了。

  环顾中心现场及其周边,很干净,有路灯照明,没有视频监控,没有什么散落物,中心黄线的右侧只有两条规则的、宽度相等的由西向东拖行的制动印记,长度1.8米,距制动印记右前方1.5米处有一块0.2*0.3米的血迹,制动印记的宽度是8.2CM。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痕迹。这个现场图的绘制对于我来说没有任何挑战性,但是,我又不敢忽视任何一个细节,担心影响案件的调查。

  勘查结束后,我刚说要对现场的两辆车暂扣调查,话音未落,短发男非常激动的说:“凭什么扣我车,和我没关系,我就是停车扶个人,我的车明早还要用去卖菜,不能给你扣,我不同意。”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每一位公民都有配合公安机关调查的义务,现场的两辆车涉嫌交通事故,我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2条的规定暂扣你们的车辆,如果不配合,就可能涉嫌阻碍执行职务,派出所要处理你的。”这句话我背诵的无比流利,扣车对他来说可能是第一次,但对我来说却习以为常,将法律条文背出来,便是最有力的告知。“你最好配合,你不想我们派出所把你带走吧!”小王在旁边附和到。

  “你们这些人真是不讲理,拿去拿去!”短发男一脸的不情愿。“警官,这是我的车钥匙,是我自己开去,还是你们拖去?”看短发男反对无效,年轻小伙便主动配合说。

  “两个车都拖去,反正也不收拖车费。”我轻松的说。其实,我是担心他自己把车开去的话,车体很多细微的痕迹被破坏了。

  夜越深,天越凉,秋风萧萧,人们散开了,这里又归于夜间的宁静。

  审讯室内灯火通明,却静的让人压抑。

  “我车是赣G的新车,前天才领回来,手续齐全,你看都没有任何碰撞的痕迹,我就是看他在扶老人,我也去帮忙,真和我没关系,我就不应该去扶…………”年轻小伙辩解道。他叫小徐,眼睛里闪着委屈的光,语气里流露着后悔。

  做完笔录,让他走了,我没有向他多说一句话,只说“等消息!”。

  夜还未完,虽然已晚,但笔录还在继续。第一时间的话语是未加修饰的、原生态的、更真实,更可信。

  短发男叫“许梅仁”,旁边菜场卖蔬菜的农民,湖北人,定居于此十多年了。

  问:你车当时行驶方向如何?

  许答:由西向东直行。

  问:当时你这个时间段,路上车流大么?

  许答:没有车,就我一辆车,之后来了一辆车,就是那个小伙。

  问:你是否发现了对方行人?

  许答:发现了,她当时已经倒在我车的右前方,我赶紧急刹车,然后就下车扶她,在然后我把车停到路边了。

  ……

  问:你车手续是否齐全?你车是什么性质的车?

  许答:我车是去年买的三轮摩托车,没有保险,没有上牌。

  问:你是否有机动车驾驶证?

  许答:没有。

  …………

  笔录结束,辅警让他签完字,他原以为自己可以回家了,没想到却等来了我要对他行政拘留十五日的决定。“你们冤枉好人,我做好事还要拘留我,凭什么,我要去告你们,我不服……”许梅仁声嘶力竭向我叫到。

  我默默的说,本起交通事故暂且不谈,但现场涉及的交通违法行为还是要依法处罚,你因涉嫌无证驾驶机动车的违法行为,需要被行政拘留。

  我把他关在羁押室内,便没有再理会他。

  吃完警察标配宵夜——方便面,洗漱一下,转眼就天亮了,一夜没睡的我也习惯了这样的节奏。

  自觉冤屈的许梅仁被送进拘留所,这是他应该承受的。但是,事实还是雾中花水中月,我何时才能看清。

  收拾好相关材料,准备去医院给夏婆婆做笔录,具体了解一下当晚的情况,可他儿子却打电话来说,夏婆婆刚刚过世了。

  听到的瞬间,我懵了,老太太还什么都没有对我说,她怎么能就这么走了,抛下我这个一无所知的交警,“死无对证”不就是这样么?

  法医王寒告诉我初步尸检结果:死者面部有多处不同程度和面积的表皮擦伤,结合医院检查记录,初步怀疑死者系急重型颅脑损伤导致死亡,具体死因还要待之后的全面尸检才能确定。

  夏婆婆走了,带走的还有很多没说的话。

  她不说,不代表这件事这件事就过去了,我必须查清楚,她没说的,我来说。

  赣G号轿车和三轮摩托车分别停在两件封闭的仓库内,司法鉴定人员认真的检查着涉案的车辆。

  鉴定报告没多久就送到我的手上:赣G号轿车很干净,车身红色,车前保险杠和大灯没有碰撞痕迹,车底盘的灰尘也是均匀分布,车轮宽20CM,没有异常,具备新车的一切要求。三轮摩托车,车辆前轮制动不合格,空车未载货,两侧后轮宽10CM,也未发现碰撞痕迹。

  一切是那么常规,让你不知道该说什么。

  夜间的交警队没有了白日的喧闹,正在值班备勤的我独自坐在办公室内,反复观看派出所调来的当晚执法记录仪的视频资料。

  “那根破拐杖都断了还留着干嘛!”那对夫妻在婆婆上120车之前的一句话突然引起了我的注意,我立刻去物证室把那根拐杖找了出来。

  细细品味一番,还真发现了异常。拐杖断裂处相对规则,可见细微蓝色油漆,有一道斜型约2.5CM的轻微印痕,不细看根本无法发现。

  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第二天,我带着拐杖兴奋的前往司法鉴定中心,沿途的秋阳是那么的让我陶醉。

  “主任,给你看一个好东西,给我一点专业意见。”我把拐杖递了过去,指着印痕说。主任仔细的看了看,“比较吻合,颜色基本一致。”我点点头,“我们一起去停车场比对一下吧!”我拉着主任就上车前往停车场。

  “这个蓝色的印痕在车辆的哪个部位可以形成?是否要对蓝色油漆做微量元素比对?”边检查车辆我边和主任聊到。

  “张队,你看!终于找到了。”主任将拐杖斜着放在三轮车座位后方的栏板上沿处,拐杖断裂处的蓝色印痕的斜型走向刚好与栏板上沿的宽度吻合,两者重合在一起。“这应该是车辆撞击一瞬间,栏板印在拐杖上的痕迹,具体分析回头出报告给你。”主任如释重负。

  多日的拘留所生活,让许梅仁变得很有规律,他似乎已经适应了早操、劳动、学习、休息的作息,但是对于我的来访,他还是显现了些许惊讶。

  “看看吧,许梅仁,现场遗留物品与你车的痕迹比对报告,签收一下。”我把文书丢在桌上。许梅仁左手颤抖的扶了扶眼镜,说“我可以先看看么,有意见可以提么?”“当然可以”,拿着送达回执我就走了,没有多说一句话,我需要给他点压力。

  调查是多方面的一项活动,我们警察必须做好每一个环节。

  在当地集镇的走访得知,事发当晚,夏婆婆是在回家的路上,顺带捡垃圾。她本人是有退休工资的,而且还不低,可她把工资都捐助给困难儿童和福利院了,平时在附近捡捡垃圾贴补家用,所以集镇附近的人都认识她,很多人都劝她不用这样,但她却不管别人的言语,多年来一如既往,也从不和别人争辩,一直这样坚持,自己一贫如洗,却帮助着很多人;政府也多次提出帮她把那个破旧的老宅修缮一下,她也完全不理会,刻意回避工作人员。她的离世,周边的人都无比惋惜,看着他们的眼睛,我无比的压力山大。

  汇总走访材料,我突然觉得,当晚夏婆婆什么都不说,是不是怕自己的伤给别人增加麻烦或者负担,所以故意回避,就像她一贯以来的处事风格。我不得而知,但我确认,这是一个高尚的人,纯粹的人,让我无比钦佩的人,而我能做的,就是把案子查清楚,给她一个交代。

  几天后,许梅仁通过管教民警,把我喊到了拘留所。

  “张警官,鉴定文书我没意见,但是那根拐杖是在你们警察没来之前,那对夫妻在抢我车钥匙不让我走的时候,争执时,我趁大家不注意,生气敲断在我车上的。所以形成报告里面所说的痕迹。”我这个说法没有问题吧。

  透过他的眼镜,眼睛里流露出的是得意。

  我也没有想到他一介农民,居然能给我这样一个“合理”的解释,让这个证据具备了不唯一性,就像福尔摩斯说的:“不论案件如何复杂,人们总能寻求出一个解释。”而我必须排除这样的合理怀疑,那就还需要别的证据支撑。

  再一次来到停车场,仔细的揣摩那辆蓝色的三轮摩托车,我就不相信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痕迹。

  福尔摩斯曾说过:“不是用眼睛看就叫做观察。眼见与观察有很大区别。”

  拿着放大镜的我在车辆右边车厢下部发现一个规则的,长约5CM,宽约2CM的花纹印,不出意外的话,这和当晚夏婆婆棉袄外面系的帆布腰带的纹路是一致的。本起案件所有的现场遗留的物证的特质,我都已经深深的印在脑海里了,所以我第一反应就是——帆布腰带的纹路。

  此刻,我可以想象许梅仁看到这个报告时的表情。

  突然,一个画面闪过我的眼前。

  我立刻驱车前往拘留所,把许梅仁提出来带去医院。他对这一切感觉特别茫然,而我却若有所盼。

  “医生,麻烦你给他检查一下双眼的裸视视力。”在九江市第六人民医院眼科,全程录音录像的给他进行视力检查。

  “左眼裸视近视900度,右眼裸视近视1200度,双眼均有散光。”医生说。

  我非常惊讶,却也印证了当晚在现场他为什么是“眼睛眯眯的”。医生告诉我这样的视力不戴眼镜,那就像瞎子一样,即使带了眼镜,也只能说略好一些。

  “当晚你是没有戴眼镜的吧?你骑摩托车能看清前方么?”我对许梅仁训斥道,“你现在戴的眼镜是叫你老婆给你送去的吧?你完全把交通安全抛在脑后,不顾其他人的生命安全!”

  许梅仁没想到我还能注意到这个眼镜,他沉默不语。

  几天后,拘留所内,我把案卷放在他面前。

  “许梅仁,当晚你驾驶三轮摩托车回家,行径事发地点,与前方路中间同向的行人碰撞,现场道路上的两条刹车印就是你车留下的,刹车印宽度和你车后轮宽度匹配,血迹在你车刹车印末端右前方1.5米处,这是夏婆婆身长的距离;你车三个轮子却只有两侧后轮刹车印,是因为你车的前轮制动不合格,无法刹车,所以也就形成不了刹车印;夏婆婆面部有多处擦伤,双脚膝盖有青肿,证明你是从她背后撞倒她的;你车右边车厢下部发现一个规则的花纹印,就是她帆布腰带的纹路;拐杖断裂是因为当时她把拐杖扛在肩上,挑着垃圾,你在撞击的一瞬间因为惯性,加上垃圾的重量,导致拐杖在与你车上沿的栏板接触时断裂,才留下那样的斜型印记,根本不像你说的那样。最关键的是,你在之前根本就没有发现夏婆婆,或者说,以你的视力,你发现不了夏婆婆,等把她撞倒,你才意识到撞了人。你根本不是做好事,你是想逃避,看婆婆当时没事,不想承担赔偿责任。”

  许梅仁双手紧紧的握着,低着头,不敢看我,此时,他不是沉默不语,而是无话可说。

  “这是你涉嫌交通肇事罪的立案决定书和告知书,今天依法对你刑事拘留!签字吧!”我严厉的说到。

  许梅仁颤抖的写下名字,按上自己的手印……

  警灯依旧在闪烁,天空却格外晴朗,小徐拿着车辆放行单,哼着小曲,离开了交警队……

本文链接:http://www.gushiting.com/fzgs/234787.html

关注故事亭微信公众号:gushiting123
微信公众号
最近发表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