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 关注微信 | 手机版

网站首页 故事会 正文

【海外故事】没有父亲的姑娘

故事亭 2020-12-23 故事会

  惊人相似
  
  明石是一家公司的部门经理。最近,他因身体不适,住进了医院,负责给他的病房打扫卫生的,是个名叫妙子的女人。时间一长,两人也熟悉起来,有时会聊上几句。
  
  这天,妙子对明石说,自己有个女儿,名叫千加子,今年刚毕业,还没找到工作,她想请明石帮个忙,推薦她女儿去他的公司上班。明石同意了,说可以先在病房见见她的女儿,进行个简单的面试。
  
  很快,妙子的女儿千加子如约来到明石的病房。可就在见到千加子的那一刹那,明石惊讶得差点从病床上跳起来,因为她长得太像自己的女儿了,尤其是眼睛和下巴,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明石稳了稳心神,向千加子询问了她的家庭状况。千加子说,她的母亲妙子是未婚妈妈,从来没有告诉过她,她的父亲是谁。明石听了,心中更是疑云重重,便让千加子先回去。
  
  第二天一早,妙子进病房打扫时,明石试探着说道:“你女儿看起来很懂事,只是……我有点事想跟你详谈,请你今晚再来一下好吗?”妙子同意了。
  
  到了晚上,妙子果然来了,她穿着得体的和服,化着好看的妆容,与白天判若两人。明石暗暗吃惊,妙子笑着解释说,为了供女儿念书,她晚上还有份在俱乐部的差事,所以打扮和白天不同。
  
  明石开门见山地表示,他愿意将千加子推荐到自己的公司,可是,他想知道关于千加子亲生父亲的事。妙子愣了一下,显得有点为难:“明石先生为什么想知道这个?”
  
  明石犹豫了一下,说:“因为……千加子长得很像我的女儿,如果我把她推荐给我们总经理,但又说不清她父亲是谁,总经理会怎么想呢?”
  
  本以为妙子听了这话会吃惊,没想到,她平静地点点头说:“千加子长得确实很像明石先生的女儿。前几日,您女儿来医院探望您时,我刚好见过,当时也是大吃一惊……”顿了顿,妙子突然低下头来:“其实,生千加子以前,我在札幌……”
  
  “札幌?”明石心中一惊,二十多年前,自己也在札幌,正在上大学。
  
  妙子接着告诉明石,当时她在札幌的一个酒吧工作,但一直洁身自爱,因为她一心一意爱着自己的男友。男友是当地一所大学医学系的学生,曾和她订下婚约,可在校期间男友父亲做生意失败,学费成了问题,是她用自己的收入资助男友,才让男友完成了学业。
  
  明石若有所思地问:“那个男人叫什么名字?”
  
  妙子突然显得有点不自然:“你问这个干吗?我已经忘了。”
  
  明石追问道:“那你后来跟他分手了,是吧?分手的原因是——”
  
  妙子叹了口气说:“因为我怀孕了……但他却说不是他的孩子。可我的交往对象只有他一个人啊!”说着,她低下了头。
  
  明石一眼瞥见她耳下有一颗大大的黑痣,心里“咯噔”了一下,又问:“他说不是他的孩子,有什么根据吗?”
  
  妙子解释道,当时男友说他没有生育能力,还出具了他大学教授开出的诊断书。她当时有嘴说不清,想着只有把孩子生下来,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谁知,等孩子出生后检查血型,结果是AB型,但男友为O型,据说父母的任何一方为O型时,绝对不会生出AB型的孩子。
  
  说到这里,妙子苦笑着摇摇头:“明石先生一定以为我在说谎吧?但我可以对天发誓,我绝对没有和其他男人乱来……”
  
  明石没有说话,陷入了沉思。
  
  往事如烟
  
  待妙子走后,明石立刻翻出通信录,拨通了一个电话:“你好,我想找一下政彦!”
  
  对方惊讶地答道:“政彦?对不起,你是哪一位?”
  
  明石解释说:“当年政彦在札幌念书时,我跟他住在同一间公寓,我叫明石……”
  
  “明石先生?”对方突然变得热情起来,“我记得你,我是政彦的哥哥!”
  
  明石也想起来了,当年念大学时,曾见过政彦的哥哥,还一起吃过饭呢。明石激动地说道:“好久不见了,政彦哥哥,请问政彦在家吗?”
  
  政彦哥哥突然沉默了,过了几秒才用低沉的声音说:“政彦……已经死了……”
  
  “什么?”明石大吃一惊,“去世了?怎么回事?”
  
  政彦哥哥的回答更令人意外,他说政彦是在走夜路的时候,被人刺中内脏,休克而死,且这事已经过去16年了,警方一直未能破案,就算知道凶手是谁,追诉时效也过了。放下话筒,明石感到自己的脑袋快要炸开了。
  
  第二天早上,妙子像往常一样,来病房打扫卫生。明石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突然说道:“请你先放下手里的活,我想和你继续谈谈昨天的事……”妙子点点头,默默地望着明石。
  
  明石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昨天听你讲了那些事以后,我想起有一个故事跟它很像……在我念大学时,跟医学系的一个男生住同一间公寓,他叫政彦,个子高高的,睫毛长长的,长得挺帅,很受女生欢迎。有一天我们去听音乐会时,他带着女伴来,坐在我斜前面的位子。那位小姐长得很美,只是她的耳朵下面,长着一颗很显眼的黑痣……”
  
  妙子听到这里,手不由得一哆嗦。明石接着说道:“说实话,昨天我无意间看到你耳下的黑痣,就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直到听你讲那些事,我才想了起来。”
  
  妙子轻声问道:“关于那位小姐,政彦和你说过什么吗?”
  
  明石点点头说:“有,政彦说,那位小姐并不是他的女朋友,只是因为给他零用钱,所以就跟对方交往着,而且,他父亲的生意并未失败,也不缺学费。这些情况,和你昨天说的并不一样。”
  
  妙子深深叹息道:“是啊,他每次见我,都向我要钱……”
  
  明石突然盯着妙子的眼睛,问道:“政彦现在怎么样了,你知道吗?”
  
  妙子一惊,眼神有些躲闪:“这个……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明石缓缓道:“他死了,而且是被杀死的!听说还没有抓到凶手,你知道谁是凶手吗?”
  
  妙子低着头,神情有点慌乱:“我怎么会知道那些事呢?”
  
  明石冷冷地说:“我认为,杀死政彦的凶手很可能是——资助他的那个有黑痣的女人!至于杀人的动机可以解释为,政彦说他父亲做生意失败,没有学费,以此来骗取女人的同情,当那女人得知真相后,一气之下杀死了政彦!”
  
  杀人动机
  
  妙子沉默不语,整个病房安静得可怕。过了一会儿,妙子突然抬起头,冷笑道:“是这样吗?只是那些理由,就能杀人吗?”她语气一转:“我另有一事想请问明石先生,你念大学时,政彦有没有要求你给他……精液?”
  
  “精液?”明石吃惊得瞪大了眼睛。妙子点点头说:“是啊,比如政彦有没有说过,向你要精液是为了做医学研究……”
  
  明石浑身一个激灵,说:“他确实说过,当时还给了我1000日元……”
  
  “果然是这样呢!”妙子冷哼一声道,“医学系的同学提出这样的要求,你肯定会帮忙,可谁会想到,他是别有用途呢?”
  
  这下轮到明石说不出话来了。在他的印象中,政彦曾问他要过五六次精液,难道政彦真的把它“恶用”了?
  
  妙子冷笑着说:“我向护士小姐打听过,明石先生的血型是AB型,AB型的父亲跟AB型的母亲生AB型的女儿,一点也不奇怪……”顿了顿,她接着说:“在我生下千加子几年后,到一家餐厅打工,刚好读到了政彦就读的大学医学院出版的一本杂志,上面有一篇政彦写的文章,题目是‘某风流医学生的故事’,故事中的主人公向同宿舍的同学要到精液,然后设法使自己的女朋友怀孕,最后又拿出教授开具的自己并无生育能力的诊断书,以此指证女朋友跟别的男人乱来,从而逼迫对方分手,废除婚约。我当时看到这篇文章时,气得头都要炸开了……”
  
  明石倒吸一口凉气:“这才是真正的杀人动机?”
  
  妙子没有正面回答,自顾自地说:“当我第一次在医院看到明石先生的女兒时,心中惊诧万分,怎么会有和我女儿长得那么像的人?可能是一种心灵感应吧,我立刻去护士站打听,结果发现你是AB型血,又打听到你是在札幌念的大学,我觉得你很有可能是千加子的亲生父亲。所以,我想让你见一见千加子,但我一开始并不打算告诉你真相……”
  
  “那替她找工作是借口?”明石感觉自己快晕过去了。
  
  妙子诚恳地说:“不,千加子要是能跟明石先生在同一家公司工作就好了!我当时真的这么想,但现在恐怕不行了,连16年前的事都露出了马脚……”
  
  此时,明石心中乱成一团,杀人案虽已过追诉时效,但让千加子进自己的公司工作还是不妥,必须替她另找合适的工作才行……

本文链接:http://www.gushiting.com/gsh/266783.html

关注故事亭微信公众号:gushiting123
微信公众号
最近发表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