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 关注微信 | 手机版

网站首页 故事会 正文

【新传说】惊马

故事亭 2020-12-23 故事会

  金老汉家男丁稀少,直到有了小孙子,金老汉才终于挺直了腰板,给孙子取名“金豆”。
  
  金豆长得虎头虎脑又聪明伶俐,金老汉的三个孙女都说,爷爷每叫一声“金豆”,眼睛里都闪闪发光,好像真的捡了颗金豆子一样。
  
  这天,金豆和小伙伴们在家门口的街上追来赶去,玩得起劲,忽然前方传来一阵“哒哒”的马蹄声,只见一匹黑色的高头大马仰着脖子,双眼翻瞪,鬃毛根根竖起,伴着浑厚的嘶鸣声,向这边狂奔过来。
  
  孩子们意识到危险来临,却一个个惊恐得像木桩似的,立在那儿不知所措。
  
  眼看着一场悲剧即将发生,一旁有人惊讶地喊着:“不好,马惊了!孩子们,靠边站,快点!贴着墙根站!”
  
  一瞬间,尖叫声、哭喊声此起彼伏,反应过来的孩子赶紧贴到了墙根,但是金豆年龄小,不及小伙伴们跑得快,跑着跑着还一个趔趄,摔趴在了地上。
  
  金老汉闻讯,赶紧跑出院子,只见惊马四蹄高抬,从金豆身上飞踏而过,又往远处跑走了,他被眼前这一幕吓得腿下一软,当场就晕了过去。
  
  等金老汉醒来时,就看到屋子里挤满了邻居,大家都在议论惊马的事。有人说:“这匹马是东胡同北柱家的,北柱追了大半个村子才追上它……”还有人说:“金豆真是命大,一只马蹄落在脑袋边,另一只刚好落在他叉开的双腿间。你们看到了吗?这马可是硬生生在土路上踩出了铁掌坑,要是被它踩一下,别说金豆,就算是大人都没命了!”金老汉顾不得听这些,连忙大声唤着金豆。金豆笑嘻嘻地跑过来喊了声“爷爷”,金老汉看着毫发未损的孙子,不由得喜极而泣。
  
  天刚擦黑,便有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传进院里。金老汉借着门灯,看到了一个十来岁的瘦孩子,正是北柱家的大儿子。
  
  “爷爷,今天这匹惊马是我家的……我爹说,这两只鸡是给爷爷和金豆弟弟补身体的……”没等金老汉开口,这孩子就把手里拎着的尼龙袋往前一放,一溜烟似的跑了出去。
  
  老伴在一旁小声询问金老汉:“这鸡怎么办,送回去吧?”
  
  “先不送了。”金老汉说着,心里想,这事虽说有惊无险,但北柱也不会只打发一个孩子来说事儿,他总会亲自登门致歉的,到时再让他把鸡拎走也不迟。
  
  这天以后,消息像春天的花朵一样开满了整个村庄,见到金老汉的人无一例外地表示了对祖孙俩的关心,也有人故意压低了声音,询问北柱有没有亲自登门看望。金老汉咧嘴一笑:“都来过了,来过了。我小孙子没啥事,以后这事就不提啦。”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金老汉心里却不是這么想的。他在村子里也算得上是清家明理的主儿,村里的红白大事都能独当一面。日子虽说紧巴点,但这两只鸡他压根就没打算留下。可到现在已经两天了,北柱别说登门看望了,连照面都不打一下,碰到外人,金老汉还得给他说瞎话充情面。
  
  晚饭时,金老汉喝了一茶碗白酒,他越想越恼怒,撂下碗筷,卷起一撮老烟丝,狠狠地抽了两口,便出门向北柱家走去。他倒要亲自去看看,北柱眼里还有没有自己这个老叔!
  
  金老汉摸黑拐过两条街,在一堵颓倾的石墙外停了下来。透过石墙的缺口,他看见小院里里外外只亮着一盏门灯,冲着门口的摆设简陋又寒碜,两个孩子一人拿一个煮红薯,坐在门前栅栏上吃得正香。
  
  金老汉刚想抬步进院,却看见北柱正被妻子和大儿子扶着,佝偻着腰身向屋外走来,金老汉本能地向暗处躲了躲。
  
  不一会儿,西边马厩里的灯亮了,北柱一家三口进了马厩。北柱颤抖着向马槽里加了几瓢水,伸手理了理马鬃毛,叹了口气说:“老伙计,都是我错了。要不是我偷偷卖了小马驹,你也不会急得脱缰跑出去。小马驹我给你要回来了,以后不管别人给多少钱,我都不卖它了。”
  
  原来这是一匹母马,它瞪着深泉般的大眼睛,默默地看着北柱。金老汉这才看清楚,母马身边还站着一匹同样黑色的小马驹。
  
  “前两天你跑出去,可吓坏了那些孩子,还差点要了金老叔家孩子的命。幸亏金老叔是个体面人……人家没找上门来闹,咱已经很知足了。”北柱转头对妻子和儿子说,“明早你们扶我去金老叔家看看,记得带上刚赊来的两斤挂面……”他又伸手摸了摸马,道:“我这腰被你踢得没法干活了,这几天就让我儿子替我出车拉沙土,你可别难为孩子,他才十三岁呢。老伙计啊,这个家就指着你出力了……”北柱边说边后退一步,弯下腰向着马鞠了一躬。
  
  站在黑暗里的金老汉不由得愣住了,却见马儿仿佛通了人性,眼睛泪汪汪的,鼻子哼哼地打着颤音,一旁的北柱媳妇轻轻地啜泣着……
  
  金老汉觉得有风吹过,后背冷飕飕的。他的心里隐隐泛起酸涩,却有一股热流汹涌澎湃着。于是,他一路小跑着回到家,低声和老伴说了两句。
  
  不一会儿,这对老夫妻在老屋摇曳的灯光下,默默地数着手里的东西:两只鸡、一条腊肉、十几只鸡蛋、两斤挂面。金老汉怀里还揣上了一瓶泡了草参药材的白酒,嘀咕着:“这酒专治腰腿疼,可管用了……”
  
  老伴知道,金老汉说一不二的犟脾气上来了,十头耕牛都拉不回来,便笑着打趣他:“送鸡还搭上这些,可都是咱过年的东西,你当真全送人呀?”
  
  “当真送!”金老汉边弯腰往袋子里装东西边说,“把家里的麦糠也带上。”
  
  “带麦糠干啥?”老伴蒙了。
  
  金老汉敞开大嗓门说道:“喂马!”

本文链接:http://www.gushiting.com/gsh/266784.html

关注故事亭微信公众号:gushiting123
微信公众号
最近发表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