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 关注微信 | 手机版
关注故事亭微信公众号:gushiting123

网站首页 历史故事 历史解密 正文

徒有壮志的君主:姬哙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故事亭 2021-08-25 历史解密

  姬哙是战国时燕国的君主,他在前320年至前318年在位。姬哙之父执政时,苏秦去齐进行反间活动,不久苏秦被刺,事情败露,齐王因此深恨燕国,欲举兵伐燕,刚刚执政的姬哙听从苏代的建议向齐国纳质子以请和,并派使说服齐国罢兵。

  姬哙上台前,相国子之已在朝中结成了一股不小的势力,位尊权重。姬哙上台后继续重用子之,在苏代、鹿毛寿等人的引诱说服下,执政第三年他将君位让给子之,自己列于臣位,后来太子姬平和将军市被等起兵反子之,国人也怨恨子之,燕国于是大乱,齐国乘机攻占燕国,子之被杀,姬哙也自杀身亡。

  寻找“孟尝君”

  姬哙实际执政只有短短三年,虽然他有一腔热血,可惜他不懂政治,急于图进,轻信人言,最终酸成了国家的内乱。

  当时中原各国的改革已有三十余年,国势迅速发展,魏秦齐等国相继崛起,在列国台上各显雄。

  姬哙欲仿效这些国家,整伤政治,来一番大的作为,他上台后不修游宴池台,不事走马田猎甚至亲自操作农具,耕种田亩,有点励治图强的精神。

  他常向人打听各国转致强的经验,不时征求大臣对朝政的意见,希望能有什么措施,使落后积弱的燕国迅速赶上先进国家。

  各国的改革图强离不了人才,他们总是有一名贤能之相辅佐君王,主持朝政,姬哙看中了这一点,常为自己身边缺少这样的大贤之才而悲叹。

  有一次,苏代代表燕国去齐问候质子,回燕后姬哙问他:“我听说齐国有孟尝君,是天下著名的贤臣,齐王有这样的贤臣就能称霸天下吗?”苏代回答不能。

  姬哙急问为何不能,苏代对他说:“我听说过孟尝君的贤能,但他任之不专,怎能成大事”姬哙感叹说:“寡人就是得不到孟尝君这样的大臣,若我手下有这样的大贤,必定会专而任之。”苏代告诉他说:“现在相国子之就是我们的孟尝君”姬哙听了苏代的话,遂让子之专决国政。

  让位子知

  有一次,姬哙问大夫鹿毛寿说:“古代有很多君主,为什么人们只称赞尧舜?”鹿毛寿一向与子之相交厚,遂回答说:“尧舜之所以称圣者,是因为尧能让天下于舜,舜能让天下于禹。”姬哙又问为什么禹偏偏要传位于儿子?鹿毛寿回答说这些君主重视天下大益而不看血统,姬哙遂问道:“寡人想要让位给子之可行吗”鹿毛寿连忙称赞。

  姬哙闻言,遂大集群臣,废掉太子姬平,将王位禅让于子之,子之推让一番后就于君位,南面称王,姬哙就于臣列,出别宫居住。

  让位不久,将军市被心中愤怒,率军士攻击子之,许多百姓相从,双方恶战十余日后市被兵败被杀,太子姬平亦曾支持市被,兵败后选于深山避难,其他王室公子出奔他国,国人对子之怨声载道,之人骨。及齐军攻人时,燕军竟纷纷倒戈相迎,百姓奔走欢呼,子之军队顷刻瓦解。

  姬哙的失误

  姬哙急于国家的强盛,毫不计较个人利益,这种可贵的精神实在罕有。他善听大臣意见,意欲专任人才的风格也很值得称道,然而,他在实施自己良好意愿的过程中犯了一系列的严重错误。

  1、他对自所要专任和禅位的对象本身的情况不甚了解,就盲目交权。他把国家致强的航船放心地交给自己不曾熟悉的舵手,希望航船能在汹的疾风恶浪中快速进程,这种情况很少不使航船翻。

  2、他对禅位这一件事关重大的问题,事先没有征求多位大臣的意见,没有估计民众的情绪,仅仅听信个别人的一面之词就立刻决定,反映了他政治行为的草率。

  他听了鹿毛寿等人的意见后,并没有从现实关系上考察其言论的动机,认真分析其目的,没有想到要听听各方面的意见,致使自己蒙蔽受骗。

  3、他不明情况,盲目效法古圣的贤让。尧舜的禅让决定于远古时代不同的经济、政治及民众意识等情况,同时他们均是在自己本人千了一番大有作为的事业之后,因自己年老而让位于考察了多年的后继人。

  姬哙未作起码的历史比较,在执政后第三年就让位于人,仅仅想通过自己的无私禅位来赢得圣贤之名,这是极为幼稚的想法。

  4、从专任子之到让位于子之,这两步走得太紧太急,他既没有对这样重大的政治措施进行充分的论准备,争取群众的支持,又没有给他们一个观念转变的过程。

  在治国图强的道路上他急于求成,至少是没有考虑到社会成员的观念转变程度及心理承受能力。

  子之不得人心

  姬哙让位的出发点是良好的,对这一事情本身的评价主要应以子之政权的性质为根据,应从前后两个政治集团所行政策孰优孰劣的比较中来判断让位事件的正误。

  虽然关于子之的治国方面缺少可据分析的资料,但从后来事态的发展上有三点可以肯定:其一是子之上台后没有给人们以现实的利益,下层民众由于观念上的敌视而不满这个政权。其二是子之上台后未能有效地团结王室亲贵,反而激化了本来就有的矛盾,削弱了燕国势力;其三是他执政后身边没有吸引到杰出的人才,他身边只有一个鹿毛,在率兵拒齐时一战即,兵败被杀,其才能可想而知。

  据此可以看到,无论子之本人胸怀怎样的宏图大志,也不管他是否具有真正的为国之心,他从根本上不是一个优秀的政治人物,故此姬哙让位于他,是一个严重的政治失误。

  姬哙急于强国,他政治意识幼稚,盲目效法别国及古代圣贤,轻信政治投机人物的一面之词,把王位拱手让给了自己并不了解和不具政治水平的人物,引起了国内政局的动荡及齐国的入侵,几乎断送了国家。他是一个不成熟的政治人物。

本文链接:http://www.gushiting.com/lsjm/279519.html

关注故事亭微信公众号:gushiting123
微信公众号
最近发表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