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 关注微信 | 手机版

网站首页 历史故事 历史人物 正文

桓彝都做过什么事迹 桓彝主要功绩简介

故事亭 2020-03-21 历史人物

  江左八达

  桓彝身为传统儒学世家谯国桓氏的子弟,经学大师桓荣的嫡系九世孙,自小自然饱读儒学经典,服膺礼教。然而,在玄风大盛的东晋士族社会,古板保守的儒家行为,是吃不开的。所以,桓彝为了挤入东晋上流社会,不得不改弦更张,暂时放弃了儒家教条,而附庸风雅成了一个风格出挑的玄学青年。裸奔、酗酒、奇装异服、披头散发等等时尚标志,开始成为桓彝生活的主题。由于行为大胆,风格前卫,桓彝渐渐出了名,成为了诸如谢鲲、羊曼、阮孚等大名士开酗酒狂乱宴会必请的嘉宾。通过与大名士谢鲲、羊曼、阮孚等人一起酗酒、裸奔,桓彝的名气越来越大了,并最终成功地挤入名士团体“江左八达”,成了举世瞩目的大名士。

  王敦之乱

  桓彝由于幼年丧父,从小就落入贫寒的家境。稍长,他能以积极奋进的态度对待苦难。这种积极的处世行为,深受社会赞赏,因此《晋书》上评他是“性通朗,早获盛名”。经他少年时的好朋友庾亮的举荐,青年时就步入了仕途,他的第一个职务,是州主簿。所谓“主簿”,最初只是个主管文书之官。但是到魏、晋时期,则成了将帅、重臣的幕僚长。在东晋第一个皇帝晋元帝时,桓彝被任命为安东将军、浚遒县(今安徽肥东县境)县令。由于他的才华和治理能力,短短三、四年间,就晋升为中书郎、尚书吏部郎,成为正式的朝廷之官,并且很快名显于朝廷,受到当时擅权朝政的王敦猜疑和嫉恨。桓彝担心王敦的嫉恨,会给整个桓氏家族带来灭顶之灾,于是自动以身体有病为由,辞官归里,成了“无官一身轻”的布衣之士隐居。不久,晋元帝“驾崩”明帝继位。庾亮再荐桓彝为吏部郎。王敦预感到自己的权力将被削弱,遂提前领军叛乱,反抗朝廷。桓彝极力支持朝廷平叛,明帝擢升其为散骑常侍,参与朝廷的军机大事。凭着特有的智慧和能力,桓彝很快成了这位新皇帝的“智囊”人物。王敦的叛乱被平定之后,桓彝因其出谋划策的特殊功绩,被封为万宁县开国男,步入古代王朝“公、侯、伯、子、男”的五爵之列。

  死节报国

  王敦之乱平后,东晋急需政治上安定、经济上复苏,鉴于桓彝的睿智和才干,时任丹阳(今江苏镇江市)太守温峤向皇帝进言,力荐桓彝任宣城内史,并说:“宣城,频经变乱,宜得望实居之,窃谓桓彝可充其选。”所谓“望实”,即是既有名望又有实际才能的人。明帝从平定王敦叛乱的实践中,也深感桓彝确实有担负重任的能力,非常赞赏温峤的这一表荐。桓彝得知此事,立即向明帝上疏,说自己是“内外之任并非所堪”,表达他不能担当起宣城内史这一重任。当年的宣城郡,管辖着今天宣城市、芜湖市、马鞍山市“三市”广大区域,统领这个区域的军事、政治、经济、交通等事宜,尤其是控制境内的长江,控制地好,即能保障京师建康(今江苏南京市)的安全。大抵明帝考虑到桓彝“并非所堪”宣城内史的谦虚之意,下诏任命桓彝为“宣城内史”。战乱后的宣城,一派荒芜的景象,大批流亡的百姓也尚未归来。桓彝到宣城之后,首先是招募流民,生产救灾,呕心沥血,亲民惠民,尽心尽力救灾、解难;待民境稍缓,为安全计,又率领军民为宣城筑了七里许城墙,这是宣城有史以来的第一座城池。桓彝这种励精图治、清廉明洁的官风,大大感动了宣城人民,百姓十分拥戴他们的这位“桓内史”。《晋书·桓彝传》里用十个字概括桓彝在宣城的政绩:“在郡有惠声,为百姓所怀”。但宣城辖境之内的安定局面,保持的时间并不长,只有两年多。

  公元327年(晋成帝咸和二年)十二月,拥有精兵万余人的冠军将军、历阳郡(今安徽和县)内史苏峻,联合占据寿春(今安徽寿县)的平西将军、豫州刺史祖约,以讨伐庾亮权臣为名率兵反叛,很快天下大乱。这时,桓彝立刻“纠合义众,欲赴朝廷”,去保卫京师建康(今江苏南京市),其下属则以“宣城兵弱,难以退敌”进行劝阻,他又用“今社稷危逼,义无晏然”的道理,说服部下,迅速率部挺进至芜湖(今安徽芜湖市),正顺流而下之时,被叛军的精锐部队打了个大败,刚逃回宣城,叛军也追至城下。鉴于宣城郡城无巩固险阻,旋之退据广德(今安徽广德县)。在广德屡屡传来叛军击败朝廷军队的消息,桓彝心中十分不安,总想援助王师,拯救朝廷,于是又迅速率军进驻泾县(今安徽泾县)。恰在这时,闻之苏峻叛军已攻占了京师建康。桓彝“慷慨泣涕”之际,决心坚守泾县城,抵抗叛军。此时,周围诸多州郡已降于叛军,苏峻指使他们轮番到泾县来劝降桓彝,均被桓彝一一严词拒绝。苏峻的将领韩晃率部紧紧围困着泾县城,桓彝的部下心情紧张起来,纷纷建议桓彝对叛军来个假投降,以免叛军屠城。桓彝正色说道:“吾受国厚恩,义在致死,焉能忍垢蒙辱与丑逆通问!”坚志守城一月有余,一座小小的县城才被攻破,随之桓彝被叛将韩晃杀害于城中。年仅五十三岁。苏峻、祖约的叛乱,被东晋的重臣、名将温峤、陶侃率领的王师平定之后,桓彝被朝廷追赠为廷尉,并赐于“简”的谥号。

  人物评价

  《晋书》:抱中和之气,怀不挠之节”、“扬芬千载之上,沦骨九泉之下”,并有赞语云:“矫矫宣城,贞心莫陵。身随露天,名与云兴。”

  从“国赖忠臣,家推才子”角度看,之后桓氏家族之所以也出了那么多的栋梁之材,正是有桓彝率先做出了典范,打下了根基。东晋南渡,虽然北人南渡集团因桓彝久居江南,不承认桓彝为过江名望,但他竭力为北人南渡集团成员说项,在调和南北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对于东晋创立作出很大贡献。因而,进行东晋创立史的研究,不应忘记桓彝的功业。

  轶事典故

  皮里阳秋

  典出《世说新语·赏誉》篇:“桓茂伦(桓彝)云:‘褚季野(褚裒)皮里阳秋,谓其裁中也。裁中,谓内心有裁断。《晋书·褚裒传》:桓彝:季野有皮里春秋,言其外无臧否,而内有所褒贬也。

  注:“阳秋”应为“春秋”,此处用“阳秋”是因东晋简文帝之母名春,为讳“春”字,而改作“皮里阳秋”。

本文链接:http://www.gushiting.com/lsrw/243209.html

关注故事亭微信公众号:gushiting123
微信公众号
最近发表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