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 关注微信 | 手机版

故事亭

网站首页 传奇故事 玄幻故事

  • 井盖下悬浮的头

      一、悬浮的头  有倪菲的小摊在,戴欣的小摊显得很冷清。很多逛夜市的人围着倪菲,听她天花乱坠地介绍那些不值钱的小商品。倪菲在学校里就是个活跃分子,练摊造人气,她游刃有余。  百无聊赖的戴欣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咚咚!声音十分清晰,几乎盖过...

    2018-04-19 故事亭 玄幻故事
  • 夜半哭声

    阿栋是搞设计的,揽到活儿就在家里干。从事这种工作的人,特别需要一个安静的空间,可是他搬了几个地方,邻居都太吵闹了,根本无法静心工作,这让他十分苦恼。后来经人介绍,他搬到一个新的地方,环境果然很安静,这让他十分满意。  邻居是个女的,平...

    2018-04-19 故事亭 玄幻故事
  • 精心策划

      马七幼年时父亲去世,母亲为了他终身未嫁。由于母亲的溺爱娇惯,他养成一身坏毛病,脾气暴躁,打架斗殴,好吃懒做,五毒俱全,还是一个出了名的不孝之子。只要在外面遇到不顺心的事,他进门摔盆摔碗砸东西,冲老娘既吹胡子又瞪眼,老娘成了他的出气筒。马...

    2018-04-19 故事亭 玄幻故事
  • 摸摸脸蛋去领奖

      这是一个边陲小城,地处交通枢纽,来往客商众多,店铺林立。其中有一个服装专卖店,店主是一位姑娘,名叫柳叶。柳叶今年已经28岁了,仍是单身,按如今的称呼,应该叫“剩女”了。这么大的姑娘还没有出嫁,一定有缘故。是柳叶长...

    2018-04-19 故事亭 玄幻故事
  • 救命的药丸

    A  我叫石峻一,30岁,刚刚结束为期三年的铁窗生涯。监狱的大门外,没有来接我的人,这是意料之中的事。  三年前妻子孙莹出轨被我捉奸在床,一怒之下我捅伤了那个男人,因此获罪入狱。判决书下来不久,孙莹就跟我离了婚,从此我在这个世上没有一个...

    2018-04-19 故事亭 玄幻故事
  • 永远的小巫女

    1  巫清寻低着头坐在纯黑色大理石窗台上,蓬松长发随意地散落下来,显得她的手指异常苍白,随着指尖的飞舞,一缕缕紫黑相间的光焰在她周围环绕。  深黑色的世界里,白烛发出微弱的光,清寻的泪一滴一滴地落在她手中的黑色搪瓷碗中,一共7滴,紫罗兰...

    2018-04-19 故事亭 玄幻故事
  • 三公女人

    饮下最后一小口咖啡,一个选择就坚定下来,靳锦把杯子扔进了垃圾篓。  柴飞拄了拐杖,从卧室出来,讨好地笑笑。靳锦皱了一下眉,自己的老公已从玉液琼浆贬值为速溶咖啡,她厌恶他的一切。  有个新片儿不错,我们晚上去看?柴飞追着靳锦,她在对镜贴花...

    2018-04-19 故事亭 玄幻故事
  • 失踪的骨灰盒

      姚莉原先在某旅游公司当出纳,各方面表现平平。可自从丈夫吴德当上古林县县长后,不到一年她就被提拔为县旅游局局长。姚局长走马上任后不仅在本部门吃拿卡要,而且打着丈夫的旗号大肆索贿受贿。姚莉对珠宝首饰情有独钟,那些送礼的人就投其所好,短短几年...

    2018-04-19 故事亭 玄幻故事
  • 谁是谁的金丝雀

      一、情人逼宫  傍晚,赵鹏走进了锦园小区A座,一敲开503室,便迫不及待地拥住了开门的年轻女子。  这个长相姣好的女子叫梅丽,曾是赵鹏公司的业务员。半年前的一天,梅丽辞职离开公司,没人知道去了哪儿。应该说,只有赵鹏知道。这不,赵鹏来...

    2018-04-19 故事亭 玄幻故事
  • 灵异刺猬破案

      陈志远之死  莽山是“烙铁头”生存的地方,这种蛇极其珍稀,引来很多人偷猎。  陈志远大学毕业回家,应聘到位于荒山野岭的“莽山生物研究所”工作。这个研究所是法国一家动物基金赞助的,每年配...

    2018-04-19 故事亭 玄幻故事
  • 外卖窗口里的姑娘

      这是一个卖奶茶饮料的外卖窗口。  窗口开在一条小巷子里,背面是一家餐厅的厨房。  窗口齐腰,里面站着一个笑容可掬的美丽姑娘。  姑娘长得很美,雪白的皮肤,乌黑的长发,纤细的腰身。  晓峰每天从这条巷子经过,  每次都会停下来在...

    2018-04-19 故事亭 玄幻故事
  • 警犬当上看家狗

    这天,孙市长豢养的看家狗突然死了,偌大一片宅院,岂可一日没有忠诚的卫士守护?雇人?孙家觉得不妥,也信不过,唯有狗最忠诚。于是孙家就把主意打在了市公安局刑警队的警犬虎虎身上。  虎虎今年5岁,是一只纯种的德国黑贝,高大威猛,既有狼的凶狠...

    2018-04-19 故事亭 玄幻故事
  • 深山魔兰花的传说

    东大植物研究所的兰悠悠是个兰花迷,常常去神农架寻找传说中的魔兰花。  传说魔兰花长在悬崖峭壁上,形似小草,极不起眼。可是一旦绽放,满山都是花香。那香味似乎可以渗透灵魂,闻者无不沉醉,山中飞禽走兽多有被它的香味诱惑跳崖而亡的。  尽管是传...

    2018-04-19 故事亭 玄幻故事
  • 鬼屋

    鬼屋  陈印学是一个普通职员,长得一表人才,年近三十还没有成家。中意的女孩见过不少,但一听说他没有房子就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了。现在房价飙升,他所在的那个城市繁华地段也涨到每平米万元上下。买一个80平米上...

    2018-04-19 故事亭 玄幻故事
  • 破损的珍珠

    一  当年,他大学毕业,同所有的大学生一样,面临着应聘。找了几家公司,可惜,要么公司不进职员;要么就他不合格。尝够了失败、讥笑和别人的白眼,他已经没有一点勇气了。他知道,别人不是看不上他的文凭,而是他的身体。他有残疾,一条腿瘸了。 ...

    2018-04-19 故事亭 玄幻故事
  • 琴声缉凶的故事

      联邦调查局特工克里斯来到了山上的一间小屋前。他是来抓捕卡尔·理查兹——一个持枪的危险杀人犯的。透过一扇破烂的窗户,他看见一个留着胡子的中年男子正在密切地注视着他。  克里斯深吸了一口气,抬腿迈进了...

    2018-04-19 故事亭 玄幻故事
  • 睡梦中的男孩

    01  阳光灿烂的午后,凯瑟琳独自坐在阳台上喝咖啡。突然,她眼前出现了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她,接着男孩的嘴里流出了鲜红的血。  凯瑟琳吓了一跳,正想询问,男孩却转身朝花园右侧的花树下跑去,还发出欢快悦耳的笑声。  凯瑟...

    2018-04-19 故事亭 玄幻故事
  • 假借钱

      A  腾明宣和张之路是文学上的一对好朋友,两人隔一段时间便相约小酌,畅谈文学与人生,可以说,两人是一对很不错的铁哥们。  这天,腾明宣又把张之路约了出来,酒过三巡,腾明宣放下酒杯,说:“之路老弟,我今天约你,主要是跟你说...

    2018-04-19 故事亭 玄幻故事
  • 叫化子星球

      一  2199年。  太阳从东方升起,阳光暖暖地照在大地上。联合国秘书长安东早早地起床,准备接见一位总统。突然,他的手机上显示出一个奇特的电话号码。  安东满脸狐疑地接通,电话那边传来了生硬的普通话,不过还好,安东能够听懂他的话。...

    2018-04-19 故事亭 玄幻故事
  • “换阳寿”之谜

      我的邻居张老伯今年六十岁了,我常常听他说起他外公家的一些事情,觉得非常神奇。他外公姓林,年轻时是南方军阀,在当地很有势力。他外公(下文简称林生)经常出去打仗,每次回来的时候都会带一些珍贵的东西送给他的外婆。  有一同林生带队去山里追逃...

    2018-04-19 故事亭 玄幻故事
  • 突然失踪

      包工头老毛近日是肚子里有五十只老鼠——百爪挠心,难受啊!眼见着冬天就要来了,可是他还欠着民工们30万元的工资呢。再说,明年的工程还没有着落,马上得疏通关节,及早谋划明年的活计。疏通关节没钱不行,给民工发工资没钱更...

    2018-04-10 故事亭 玄幻故事
  • 步步惊心

    一  在纳尼镇上开饭店的哈里斯,这几年运气可不是一般的好。首先是饭店的生意蒸蒸日上,越做越大;更让人羡慕的是,年过四十鳏居多年的他,最近又找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妻子。  姑娘叫艾瑞莎,两人十多年前就认识。当然,姑娘也是有条件的。虽然条件...

    2018-04-10 故事亭 玄幻故事
  • 勇闯恶鬼滩

      20世纪30年代,四川南充县有一个圣约翰医院,老板是外国人,名叫詹金斯,自然,他也是用西医给国人看病。  这天,医院来了一个男子,约莫50岁,脸皮黝黑,一双眼睛炯炯有神,詹金斯接待了他,给他诊断一番,才知道他是得了风寒。谈话中,詹金斯...

    2018-04-10 故事亭 玄幻故事
  • 乡长失踪

      大山乡今天热闹非凡,招商引资项目新兴化工厂在今天上午8时8分就要开工奠基了,乡里要举行隆重的剪彩仪式,县政府的赵副县长亲自前来参加。7时30分,乡里的小车准时向工地出发,可找来找去竟然找不到乡长陈大发。这可把乡里负责招商引资项目的李副乡...

    2018-04-10 故事亭 玄幻故事
  • 古墓罪证

      1  明朝年间的塔元县,盗墓风行,盗墓贼更是举不胜举,张意生就是众多盗墓贼中的一个。一天,他到后山僻静处闲转,发现一堆秸秆堆在一个山包上,心里感到蹊跷,这儿无人无田,哪来的秸秆?出于职业习惯,他把秸秆扒开,秸秆后面的土有被挖过的痕迹。...

    2018-04-10 故事亭 玄幻故事
  • 换婚奇缘

    金大宝是建筑行业的装修工,跟着他做帮工的是个名叫小菁的打工妹,因为工作关系两人好上了,不久就结了婚。一年后生了个男孩,取名金石,第二年又生了个女娃,名叫金兰,一家人的日子过得顺顺当当。  金石18岁那年,母亲小菁因车祸身亡。金大宝在外...

    2018-04-10 故事亭 玄幻故事
  • 河神

      这几年来,陈念跟着杂技团走南闯北,全凭他那一手魔术绝活儿。就在前几天,他还被一个电视台选中,去做一期节目的嘉宾!电视台专门派郝泉来接他。  郝泉等陈念一上车,立即驱车往电视台开去。可是,傍晚的时候,他们才到郊区。路过一条小河时,被一村...

    2018-04-10 故事亭 玄幻故事
  • 最后一刀

    老刀其实不是刀,而是早年间老城衙门里的一个行当,说白了,就是拿着断头刀砍人头的刽子手。老刀们平时都很闲,到了秋决犯人时才忙几天,平时薪俸也高,可砍人头的行当既晦气,又沾染着血光,因此极少有人肯干这一行。老城里的老刀中,李三山算是名头最响...

    2018-04-10 故事亭 玄幻故事
  • 冷漠的拐杖

      樱桃醒过来后,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里输液,一旁的男友梁志舒了口气,起身说要出去给她买吃的。樱桃这才想起,她在出差途中遇到了车祸。看着男友的背影,她十分欣慰,迷迷糊糊中又睡了过去。  当樱桃再次醒来,看到的却不是男友,而是她的情敌──她曾...

    2018-04-10 故事亭 玄幻故事
  • 死亡循环

    一、杀人  陈亚楠最近烦得要死,他的情人胡莎莎逼着他出钱给她买个角色来演。胡莎莎是个不入流的女演员,一心想靠着陈亚楠这棵大树出人头地。陈亚楠打电话给当导演的好朋友乔子高说这件事,乔子高当场就开出了五百万的价钱,陈亚楠当然不愿意出这么多...

    2018-04-10 故事亭 玄幻故事
搜索
微信公众号
最近发表
笑话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