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 关注微信 | 手机版

欢迎您,来到故事亭!

网站首页 > 童话故事 > 著名童话 正文

汤姆·索亚历险记第十章:狗吠不祥,雪上加霜

故事亭 2023-01-05 著名童话

  两个孩子由于恐惧,一言不发,只顾朝着村庄飞快地跑啊跑。他们时不时地边跑边回头看,十分担心被人跟踪。路上遇到的每个树桩,对他俩来说都好比是一个人,一个对手,吓得他们连气都不敢喘。在经过村庄附近的农舍时,受惊的狗一声狂叫更吓得他俩腿上生风。

  “乘还没有累垮,要是一口气能跑到老制革厂那儿就好了!”上气不接下气的汤姆低语道,“我实在跑不了多久了。”

  哈克贝利也喘得很厉害,这清楚地表明他俩现在处境相同。两个孩子眼睛直盯着希望中的目的地,一心一意拚命往那儿跑去。渐渐地他俩跑近了。后来,他们肩并肩冲进敞开的大门,精疲力尽地扑到在里边的阴暗处,感到舒坦极了。过了一会,他们平静了下来,汤姆低声说:

  “哈克贝利,你想这事结果会怎么样?”

  “要是鲁宾逊医生死了,我想就要用绞刑。”

  “真的吗?”

  “那还用说,我知道,汤姆。”

  汤姆略作思忖,然后说:

  “那谁去揭发呢?是我们吗?”

  “你扯到哪里去了,万一事情不顺当,印第安·乔没上绞架,那该怎么办?他迟早会要我们的命,这一点肯定无疑。”

  “哈克,我心里想得正是这事。”

  “要揭发就让莫夫·波特那个傻瓜去干吧!他总是喝得醉醺醺的。”

  汤姆没吱声,还在想着。片刻后他低声说:

  “哈克,莫夫·波特不知道出事了,他怎么能告发呢?”

  “他怎么不知道出事了?”

  “印第安·乔动手的时候,他刚挨了一击,你想他还能看见什么?还能知道什么吗?

  “真有你的,不错,是这样,汤姆。”

  “另外,你再想一想,那一击说不定要了他的命!”

  “不,这不可能,汤姆。他当时喝酒了,我能看得出,更何况他经常喝酒。我爸就是这样一个人,要是他喝足了,你就是搬座教堂压在他头上休想惊动他。他自己也是这么说的。所以莫夫·波特当然也不例外喽。但话说回来,要是你绝对没喝酒,那一击说不定会要了你的命,我也不太能说清楚。”

  汤姆又沉思默想了一会后说:

  “哈奇,你肯定不说出去吗?”

  “汤姆,我们必须一字不露才行,这你也明白。要是那个鬼印第安·乔没被绞死而我们又走漏了风声,那他会像淹两只小猫一样把我俩给淹死。好了,听着,汤姆,现在我们彼此发誓——我们必须这样做——绝不走漏半点风声。”

  “我同意。这再好不过了。好,请举起手发誓:我们……”

  “哦,不不不,光举手发誓不行。这只能用于像小姐们发誓那样的小事情。她们前面发誓,后面就忘得一干二净,一气之下就把你给卖了。像我们今天这样的大事情,光口头发誓还不算,要写下来,喋血为盟。”

  听他这么一说,汤姆佩服得五体投地。时值夜色深沉,四周漆黑,令人胆战心惊。此时、此地、此景正合这种气氛的拍。他借着月光从地上捡起一块干净的松木板,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小截“红砚石”,然后对着月光划了起来。他向下落笔又慢又重,向上抬笔又轻又快。他一边写,一边嘴动个不停,好像在帮着用劲。最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他才划成了下面几句:

  哈克·费恩和汤姆·索亚对天盟誓:我们将恪守秘密,若有半点私心假意泄密,愿当场倒毙,尸骨无存。

  对汤姆流利的书写、响亮的内容,哈克贝利心悦诚服。他立即从衣服领子上拿下一枚别针,对着自己就要放血,这时汤姆说:

  “别忙!这样不行。别针是铜做的,上面可能有铜绿。”

  “那是什么东西?”

  “不管是什么东西,反正上面有毒。要不然,你现在就吞点下肚,有你好看的。”

  于是汤姆拿出一根针,去掉了线。两个孩子各自往大拇指上戳了一下,然后挤出两滴血来。接着他们又挤了数次,汤姆马上用小指蘸血写下了自己姓名的首字母。他又教哈克写好H和F,到此为止,宣誓结束。他们念着咒语,举行了干巴巴的埋葬仪式,靠墙将松木板埋了。他们认为连同埋葬的还有那锁住他们口舌的枷锁,因此钥匙也用不着了。

  这时,这幢破楼的另一头,有个人影鬼鬼祟祟地从缺口处溜进来,可是他俩却没有发觉。

  “汤姆,”哈克贝利小声问道,“这样一来,我们将不会泄密,永远都不会,是吗?”

  “那还用说。不管发生了什么,千变万变我们得保守秘密这条不能变,否则我们将‘当场倒毙’,这你也晓得。”

  “对,我想这没错。”

  他们又小声嘀咕了一阵子。没多久,外面传来了狗叫声,那声音又长又凄凉,离他们不到十英尺远。两个孩子一阵害怕,突然紧紧地抱在一起。

  “它在哭嗥我们俩人中哪一个?”哈克贝利喘着气问道。

  “我不知道,你从缝里往外瞅瞅。快点!”

  “我不干,你自己来看,汤姆!”

  “我不能——我不能去看,哈克!”

  “求你了,汤姆。它又叫起来了!”

  “哦,我的老天爷,谢天谢地!”汤姆小声说,“我听得出它的声音,原来是布尔·哈宾逊①。”

  --------

  ①如果哈宾逊先生有个奴仆叫布尔的话,汤姆就叫他“哈宾逊的布尔”;可是若是他的儿子或狗叫布尔,那汤姆就叫他(它)布尔·哈宾逊。

  “哦,这下可好了,汤姆,我差点被吓死了,我以为那是只野狗呐。”

  那只狗又嗥起来,孩子们的心情再次低落下来。

  “哦,我的天那!那家伙决不是布尔·哈宾逊!”哈克贝利悄声说,“去瞅瞅,汤姆!”汤姆吓得直发抖,但还是走过去,贴着裂逢往外看。“哦,哈克,那果然是只野狗!”汤姆话低得几乎让人听不见。

  “快点,汤姆,快点,那狗是在嗥谁?”

  “哈克,它一定是嗥我们吧,谁让我俩抱在一起呢。”

  “唉,汤姆,我想我俩死定了。我也知道我的下场如何,谁叫我平时干了那么多坏事呢。”

  “真是一团糟,都怪我逃学旷课,又不听话。我要是肯干的话,我也会像希德那样当个表现好的孩子,可是我却不肯干。不过,这次要是饶了我的话,我敢打赌我一定在主日学校里好好干!”说着说着,汤姆开始有点抽鼻子了。“你还算坏吗?”哈克贝利已跟着抽起鼻子来。“汤姆·索亚,你和我相比,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哦,我的老天爷呀,老天爷呀,我要是有一半如你就好了。”

  汤姆哽咽着低声说:

  “瞧,哈奇,你瞧,它现在是背对我们的。”

  哈克心里高兴,看了看后说:

  “不错,是背对着我们,刚才也是这样的吗?”

  “是的,可我傻乎乎的,根本没往上想。哦,你瞧这太棒了。那么这回它是嗥谁的呢?”

  狗不嗥了,汤姆警觉地侧耳听着。

  “嘘!那是什么声音?”他小声说。

  “像——像是猪发出的声音。不,汤姆,是人的打呼声。”

  “对,是打呼声!哈克,你听在什么地方?”

  “我断定在那头。不过,至少听起来呼声是从那头传过来的。我老爸过去有时和猪一起睡在那头,要是他打起呼来,那可不得了,简直是如雷灌耳。再说,我估计他不会再回到这个镇上了。”



关于本站

故事亭是以故事为主题的网站,提供热门故事在线阅读,推荐优秀的故事小说,收集最经典的故事文章,让广大读者在故事中成长,在故事中学道理!

本站域名 www.gushiting.com 是故事亭的汉语拼音,方便大家记住域名,记得收藏网址哦!

微信公众号
最近发表